新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李岩 > 第一章、自成起义
    李自成,陕西米脂人,生于明万历三十四年。幼年家境贫寒,给人家放过羊。李自成少年喜好枪马棍棒。父亲死后,他找了一个负责传递朝廷公文驿站当驿卒的工作。崇祯元年(1628年)驿站进行了改革,精简驿站。李自成因丢失公文被裁撤,失业回家还欠了债。同年冬季,李自成因缴不起举人艾诏的欠债,被艾举人告到米脂县衙。县令准备将他带枷游街后,放置囚笼至死。后亲友出钱救出。到了年底,李自成想起艾诏为一点欠债,竟然要置自己于死地,悄悄杀死了债主艾诏。接着,又发现妻子韩金儿和村上的青年盖虎通奸,李自成又怒杀了妻子。两条人命在身,被官府抓住,一定是死路一条。崇祯二年二月,他就带着侄儿李过,到甘州投军。李自成由于精通武艺,不久升为军中的把总。同年,士兵开赴榆中,因欠饷问题,他又发动兵变,杀死参将王国和当地县令。

    崇祯三年(1630年),李自成率领兵变的将士,投奔农民军首领不沾泥,后来,又转投高迎祥,任命为八队闯将。

    崇祯六年,首领王自用病死,李自成收其遗部2万余人。后与农民军首领张献忠等合兵,在河南林县击败明总兵邓玘,杀其部将杨遇春,随后转战山西,陕西各地。七年,连克陕西澄城,甘肃乾州等地,在高陵,富平间,李自成又被明总兵左光先击败。

    崇祯八年,李自成转战江北,河南,入陕西,在宁州击杀明副总兵艾万年等。在真宁打败明军,迫使总兵曹文诏自杀。

    崇祯九年,高迎祥被明军俘虏杀害,李自成被各路农民军推为闯王。他采取声东击西,避实击虚的战法,连下阶州,陇州,宁羌。分兵三路入川,在昭化、剑州、绵州屡败明军,击杀明总兵侯良柱。

    崇祯十年冬,李自成见围攻成都多日未克,指挥农民军返回陕西,在梓潼迎战明朝总兵左光先,曹变蛟失利。多路突围返回陕西,在潼关,被与明军伏击,将卒伤亡惨重,一路余下田见秀等18骑,只得隐藏于陕西商洛山中。

    这里,我们要问,为什么有那么多农民要去当强盗,要去参加农民起义军呢?

    就是饥饿。

    官员的搜刮、地主的盘剥,旱灾,洪水、蝗灾,天灾**一起来。作为明朝朝廷,不但不救济本应该救济的百姓,免除税赋,反而增加税赋,强制征收,百姓死亡过多,不甘死亡的人,铤而走险,农民起义就发生了。

    我们来看李自成起义的崇祯二年陕西的情况。

    崇祯二年四月二十六日,马懋才向崇祯上了一道奏折《备陈大饥疏》,把当时陕西的灾情叙述得甚为详细,就是现在读起来,都觉得有点令人不寒而栗:“臣乡延安府,自去岁一年无雨,草木枯焦。**月间,民争采山间蓬草而食。其粒类糠皮,其味苦而涩。食之,仅可延以不死。至十月以后而蓬尽矣,则剥树皮而食。诸树惟榆皮差善,杂他树皮以为食,亦可稍缓其死。

    迨年终而树皮又尽矣。则又掘其山中石块而食。石性冷而味腥。少食辄饱。不数日则腹胀下坠而死。

    民有不甘于食石而死者。始相聚为盗。而一二稍有积贮之民遂为所劫。而抢掠无遗矣。……

    最可悯者。如安塞城西有冀城之处。每日必弃一二婴儿于其中。有号泣者。有呼其父母者。有食其粪土者。至次晨。所弃之子已无一生。而又有弃子者矣。

    更可异者。童稚辈及独行者。一出城外便无踪迹。后见门外之人。炊人骨以为薪。煮人肉以为食。始知前之人皆为其所食。而食人之人。亦不免数日后面目赤肿。内发燥热而死矣。于是死者枕藉。臭气熏天。县城外掘数坑。每坑可容数百人。用以掩其遗骸。臣来之时已满三坑有余。而数里以外不及掩者。又不知其几许矣。……有司束于功令之严。不得不严为催科。仅存之遗黎。止有一逃耳。此处逃之于彼。彼处复逃之于此。转相逃则转相为盗。此盗之所以遍秦中也。

    总秦地而言。庆阳、延安以北。饥荒至十分之极。而盗则稍次之;西安、汉中以下。盗贼至十分之极。而饥荒则档次之。”

    李自成只有十几个人。藏在商洛山区。张献忠又受明朝朝廷招安。如果明朝重新制定有利老百姓地经济政策。他们还能掀得起大浪?

    历史再一次给李自成机会,河南蝗旱始于崇祯十年,接着十一年、十二年、十三年均蝗灾旱灾并发。

    崇祯十二年张献忠在谷城重新起义,李自成从商洛山中率数千人马杀出。1640年李自成趁明军主力在四川追剿张献忠之际入河南,救济饥民。

    是不是明朝确实没有办法救济灾民呢?

    李自成打开官府的仓库,见粟米由于放在仓库时间过长,已经发红朽烂。李自成打开仓库让老百姓前来参观,并开仓赈济饥民。远近饥民荷锄而往,应之者如流水,日夜不绝,一呼百万,而其势燎原不可扑。李自成的农民军一下发展了几万人。

    我们又来说一说李自成起义军又一个著名人物----李岩。

    河南怀庆府河内县唐村是一个李姓聚居的村庄,村庄旁边有一座千载寺。千载寺是一座释、道、儒“三教合一”的寺庙群。唐村李氏受千载寺儒教思想的影响,从四世起就非常重视科举。四世、五世均为弟兄二人,两弟兄中皆有一人为庠生。六世共四人,其中有贡生1人,庠生3人,七世祖共6人,其中进士1人,庠生5人;八世共十二人,其中贡生4人,庠生4人;九世堂兄弟十八人,其中进士1人,举人1人,贡生4人,庠生6人。

    李氏一世至十世男丁共八十一人,其中文武双修的有六十人,占总人数的74%。在这六十人中以拳师为业的29人,占文武双修人数的48.3%,他们把传拳作为宏扬“三教合一”理论和维持生活的基本技能,或以拳师、或以千载寺僧人、或以太极宫道士的身份足迹踏遍北京、山西、陕西、湖南、湖北、两广、浙江、山东等数十个省市,结武林豪杰数以千计,**门徒数以万计,并且出现了无极拳十三势创始人和无极养生功优秀理论家李春茂,太极拳创始人李信、李仲。

    李信,字李岩,生于明朝万历四十四年,天启七年举人,是一个文武双全的人。

    陈沟村陈王廷,字奏廷,是李岩的姑表兄弟,在千载寺与李岩李仲义结金兰,立志练就文武全才,报效国家,建功立业。

    这一年,李信李仲陪同陈奏廷去参加武举考试。因为陈奏廷自恃武功高强,没有向报靶官行贿。考射箭的时候,陈奏廷射了一个“凤夺巢”,就是射的箭从靶中心人家射的箭的孔中穿过。这是射箭水平十分高的人才会发生的事情。报靶官有意把一个中靶之箭报为脱靶。陈奏廷怒从心头起,挥刀劈了报靶官。这一下惹了人命官司。陈奏廷就跑到李际春的农民起义军中去避祸。

    李信李仲二人受到株连,只得逃命,李仲李信就到了开封杞县姨母家中传拳为生,同时李信又到嗣父李春玉在杞县开的晶白粮行主管账务。

    李信如果不是受到突发事件的牵连,他一个举人,可能会由进士考试,走当官的路。他受牵连,我们也可以看到明朝官场的**。如果不**,陈奏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万历以来,官府加派“三饷”,就是(辽饷、剿饷、练饷)横征暴敛,民力枯竭。崇祯年间,水、旱、蝗、风交替肆虐,豫东大地歉收连年。其间督师杨嗣昌又率兵来杞,苛求供应,纵兵扰民,致使杞境饿殍遍野,斗粟千钱。

    崇祯十年,十一年、十二年、十三年均蝗旱并发,在督师杨嗣昌的苛求下,县令宋某催科不息,百姓十分痛苦。

    崇祯十三年七月四日,李信专门跑到官府,劝县衙宋令暂时停止粮食银两征收,设法给老百姓赈灾供应粮食。

    宋令说:“兵部杨嗣昌飞檄雨下,若不征集粮食银两,我用什么来供应他们。追究起来,我怎样来答复?至于赈济饥民,本县钱粮匮乏,止有分派富户。”

    李信回去后,就将嗣父米行的大米二百余石,全部分派给了灾民。

    同时又作《劝赈歌》,教灾民到各家劝勉赈济。

    《劝赈歌》歌词唱道:“年来蝗旱苦频仍,嚼啮禾苗岁不登。米价升腾增数倍,黎民处处不聊生。草根木叶权充腹,儿女呱呱相向哭。釜甑尘飞炊烟绝,数日难求一餐粥。官府征粮纵虎差,豪家索债如狼豺。可怜残喘存呼吸,魂魄先归泉壤埋。骷髅遍地积如山,业重难过饥饿关。能不教人数行泪,泪洒还成点血斑?奉劝富家同赈济,太仓一粒恩无既。枯骨重教得再生,好生一念感天地。天地无私佑善人,善人德厚福长臻。助贫救乏功勋大,德厚流光裕子孙。”

    有一些灾民,纠集群众数十人,唱着李岩所编的《劝赈歌》,到各个大富家庭,引李公子为例,要求捐献粮食救灾。不从,就从粮仓抢出粮食,分给灾民。

    于是《劝赈歌》就到处流传,灾民唱着李岩的《劝赈歌》,到富豪家里捐粮。不给就在他们的仓库里去找粮食,粮食多的,就招呼灾民搬走。

    受到损失的富豪就跑到县令那里,叫县令出面禁止。

    宋县令本来就不高兴李岩跑到县衙来劝自己停止征收钱粮,要县令赈灾。不听,他就把自己的粮食散发给灾民。散发了自己的粮食不说,还编了一首《劝赈歌》教灾民到各处去唱,叫富人捐献粮食,救济灾民。宋县令就叫差人拿着捉人的令牌出来发布命令。

    差人说:“县官有令,聚集的老百姓,必须马上解散!各自去干自己的职业。不许借名求赈,恃众要挟。如果违反禁令,就是乱民。要捉拿归案,追究罪行。”

    县官的禁令,激怒了饥民。饥民击碎令牌,一齐跑到县衙门口,大声高呼:“如果不准我们劝赈,我们这些人终究要饿死!不准我们劝赈,我们不如一起去抢好了。”

    宋县令面对这个乱局,只得派人去把李信请来商量解决的办法。

    李信说:“现在只有马上向老百姓宣传,由于旱灾蝗灾,暂停征收钱粮三饷。马上劝富室出米,按平常年份的价格,由官府来卖。估计就可以平息老百姓过激事情的发生。”

    县令马上到县衙门口去宣布,暂停征收钱粮。县衙还将到各富室那里去劝富室出米。县衙将按照正常年份的价格限量出售。

    县令宣布后,老百姓都说:“我们现在就听县令的劝告,回家去。如果没有低价米出售,我们还要到县衙来。”说完,就陆续离开了县衙。

    宋县令听了老百姓的话,如果没有米出售,还要再来。如果不发粟米到市场低价出售,就可能激起老百姓叛乱。如果米卖完了,老百姓再来,怎么办?就派人送报告到按察司:“举人李信谋为不轨,私散家财,买众心以图大举。打差辱官,不容比较。恐滋蔓准图,祸生不测,乞申抚按,以戢奸宄,以靖地方。”

    抚按接到报告,马上批示:“县衙应密拿李信监禁,毋得轻纵。”

    宋县令接到批示,当天夜晚,就悄悄捉拿李信下狱。

    捉拿李信还是被附近的老百姓看见了,衙役也出来悄悄告诉了外面。

    饥民听到这个消息,聚集在县衙门口,为李岩叫屈。在县城有一个卖艺女红娘子,武艺超群,饥民在她的率领下,砸烂了监狱,救出李信,然后带领饥民,到山上去落草为寇,打家劫舍。

    红娘子人才出众,武艺超群,拥戴李信为农民军的首领,愿意嫁给李岩为妻。饥民都齐声叫好。

    李信,一个举人,怎么愿意落草为寇。趁人不注意,跑出山寨,到二哥教拳的地方。

    李信的二哥李仲说:“看来,杞县也不能呆了。官府要抓你,饥民要抓你去当头领。我们从河内出来有几年,陈奏廷的事情,风声也许减弱了,我们还是回河内去。”

    两兄弟就离开杞县回河内。一路上,《劝赈歌》到处的饥民都在唱,成为饥民求赈济的歌曲。“李公子”的名声传遍了河南、陕西、山东。

    李信本是官宦人家,爷爷就在做官,有人叫“李公子”也很正常。李信的嗣父李春玉字精白,兵部尚书也叫李精白,杞县人,被崇祯打入逆案。饥民以为李信是李精白之子。当然就是李公子。

    十月,李信兄弟二人回到河内,才发现河内的水灾旱灾蝗灾,比杞县还严重。

    李信的妻子告诉李信:“这几年洪水旱灾蝗灾不断,崇祯十二年六月十几,洪水淹没了庄稼;又数日,蝗虫扑来啃噬庄稼。从去年六月下雨后至现在还没有下过雨,水灾太大,毁坏庄稼,干旱太久,无法种麦子,冬天无雪,蝗虫卵没有冻死,天暖全部出来,蝗虫将辛辛苦苦种下长出的庄稼啃噬万顷。去年秋天没有收成,今年春天又没有收成,穷民食树皮尽,再食草根,甚至父子夫妻相食,人皆黄腮肿颊,眼如猪胆,饿死累累。我们家由于嗣父有百亩农田,以前稍有积蓄,现在也只能喝稀粥度日。”

    李信面对的是,嗣父的粮行被自己赈济灾民破产了。举人的功名取消了。先有案在身,又被杞县官府捉拿入狱,被一伙暴民拥戴到山上做了山大王。虽然自己逃了回来,如果移案到河内县,还要被捉拿。只得藏起来。

    十二月,李自成的农民军打到了河内,开仓放粮,饥民涌到李自成的军队里,队伍扩大很快。

    李信的堂兄弟李牟,在山东教拳的时候参加了李自成的农民军。李自成打到河内,派李牟回家请家族会武术的人参加起义军。特别请早就在武术界、灾民之中名声响亮的李信参加起义军。共谋推翻明朝,建功立业。

    走投无路的李信,在明朝已经没有立足之地,对明朝也丧失信心。见李自成来邀,就与家族十个兄弟侄子还有一帮学武的弟子、汇集几千饥民,参加了造反的行列。

    《李岩》一书刚刚上传,敬请读者看后推荐,以鼓励作者及时。(全本小说网 )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666dus.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