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神偷时代 > 终曲
    “被告,你对于本庭的审判结果还有什么异议吗?”

    肃静的法庭里只有年迈的法官威严的问话声,微弱的间接联系令关注圣母窃盗案的各大媒体甚至对于杰的案件毫无兴趣,所以除了案件关系人,听众席稀疏地坐着寥寥数人。

    “没有。”坐在被告席的杰一本正经,表情诚恳地说:“我是罪有应得,我服从判决。”

    沉痛的神情令人觉得他是真心实意地悔不当初,但有谁会想到他此刻心里却在想:开玩笑!本来应该是无期徒刑的!现在才判九个月怎么会还有异议?

    “休庭!”

    重重的一槌为这件案子划上了休止符。旁听的人们开始撤离旁听席,押送的警员将杰带离被告席。杰的目光有意识地向旁听席某角投去,坐在那里的英俊男子朝他露出一个只有他俩明白的浅浅微笑,杰无言地哑笑起来。

    九个月,说长不长,说短又不短。这期间,又发生了很多事。先是各大报刊媒体大肆报导“棉纱轴圣母”失而复得的喜讯,同时将这次行动的国际刑警们褒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然后是这件案子的最高负责人李霖的各式采访以及他加官进爵的相关报导。同月,全球过半的杂志都采用传奇人物李霖的照片做了封面,一时间,他的大名被无数人所津津乐道,无不颂扬他的功勋。

    紧接着,北京方面发现了全球通缉的凯比的尸体,又有无数篇关于分赃不均等猜测的报导问世。随后,这件案子终于以罪犯全部死亡而正式划上了休止符。紧接着更加劲爆的消息传出,李霖为没能亲手抓获凯比而表示无比愧疚,最后引咎辞职。于是极为感人煽情的“英雄的遗憾”一篇又一篇诞生了……

    每每看到报导就会笑得肚子疼的杰,已经将电视上那个一本正经的李霖当成了喜剧演员,无比佩服他精湛的演技。也不时地将报纸杂志上关于他的报导及照片剪下,夹在一个小本子里,每每闲暇时便拿出来回味一番,既笑得开心,又可一偿相思之苦,真是两全其美。

    就这样,时光飞逝……

    “知情不报”的杰因在狱中表现十分良好,获得提前保释,六个月后便正式离开了他的牢房。

    杰背着行李包慢步走出监狱的大门,回头望望高高的围墙,一时无限感慨。慢慢走下长长的下坡路,一辆漂亮的白色宝马停在路边,一个一袭休闲装的英俊男子口叼香烟,微笑着看向他。

    杰笑了起来,慢步走到那人面前,从他嘴中拿走香烟,放入自己口中,深深地吸了一口。

    “我还不知道你会怞烟。”

    杰缓缓吐出一口白烟,圆形的烟雾轻轻的碰到了那人的脸颊上,无声消散。

    “你不知道的还多呢。”李霖轻悦地笑着说。

    “是吗?”杰将烟蒂扔到地上,用脚踩熄,双手抵在车身上,将李霖困在臂弯中,目光炯炯地紧盯着他的双眼:“那我可得好好了解一下……”

    李霖暧昧地一笑,蓦然拥吻住杰,热情而王动。杰很霸道紧搂住他的腰身,忽然用力的在他的耳朵上咬了一口!李霖吃痛地叫了一声,解了气的杰转而轻轻的虐咬起他柔软的耳垂。

    “为什么六个月都不来看我?”话语中带着几分埋怨。

    “让你以为我甩了你,等到出狱时才惊喜嘛。”李霖嘻笑着说。

    杰啼笑皆非地在李霖的嘴上轻啄一下:“你太低估了我对你的信心。”

    “哼,是你对自己有信心吧。”

    又是一个深得令人脸红心跳的拥吻,阔别六个月的思念之情都融化在无言的亲吻当中。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从激情中稍稍平复的李霖柔声道。

    “哼,”杰一副很拽的模样:“我的三千万英磅都没有了,当然是跟你混了!反正你还有十七幅毕加索的真迹可以傍身,跟着你不会穷。”

    李霖哈哈一笑,用力地戳了他的额头一下:“想做小白脸?早知道当初你缠上我的目的是为了那些画!哼,上车吧!带你去发财。”

    “好。”杰欢呼着坐到车上。

    白色的跑车在莫弗特的公路上疾驰着,杰滔滔不绝地向李霖讲述着他在狱中的生活片断,李霖面露微笑地聆听着。

    “这几个月我算是看了不少书,上至天文,下至地理,连监狱长都以为我是想考研究生,还帮我拿来了一份报名表呢!哈哈!”

    “哦?那你报名没有?”李霖笑道:“我可是哈佛的高材生,可以免费帮你指导。”

    “我才不是为了深造呢。”杰瞪了李霖一眼。

    “那是为了什么?”李霖倒真有点奇怪了。

    杰哼哼着用浓重的鼻音回答了他:“又是枫树又是水流方向什么的……我再不好好看看地理物理什么的,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怎么办……哼……”

    李霖怔了怔,甜蜜地笑了起来:“为了下次再度救出我而做好万全的准备?”

    杰恶狠狠地瞪着他:“你就不会不要遇到危险吗……”

    李霖咯咯地笑着,杰则有些脸红地哼了一声,转头望向窗外。但不到五分钟,他又兴致勃勃地开始接着讲述起来:“对了,你知道吗?跟我在同一个牢房的九人中,有六个人都是被你抓进来的!但他们都很照顾我,每次有人挑衅都是他们摆平的。不过,如果我说了你是我的,说不定我都不能活着出来了呢!”

    李霖的笑容中忽然多了一层意味难明的深深笑意,杰敏感的觉察到了,他忽然大惊小怪地叫了一声:“不会又是你的安排吧!”

    李霖嘿嘿地笑了起来,不置可否。

    “不会吧?”杰又露出了六个月前那种被吓到的呆傻模样:“可是……他们不是因为你才被抓的吗……而且都是十几年以上的徒刑……为什么还帮你?”

    “就像你一样,本来应该是无期徒刑,却判了个有期,你不感激我吗?”

    “你……”杰一阵气结:“……你一定是国际刑警总部自一九三二年成立以来最黑暗的警官!”

    李霖咯咯地笑着:“你错了,我会是国际刑警史上人缘最好的警官,因为我左右逢源。”

    杰一脸无可奈何地看着李霖,一副没脾气的模样,最后只能无力地看向车窗外怡人的风景,独自生闷气。一望无际的绿海蔓延天边,连绵群山白雾缭绕,路边野花争芳斗艳,杰看着车窗外越来越熟悉的景色,忽然问道:“咱们这是去哪里?好眼熟的地方……好象曾经来过……”

    “去拜会一位老朋友。”

    “谁?”杰好奇的问。

    “也是你的老朋友。”李霖故作神秘地一笑。

    “我也认识?”

    看着杰一脸不解的困惑模样,李霖笑得暧昧奸诈,再不理会胃口被吊起的杰不满的大叫,径自开着车在长长的公路过奔跑。

    终于,当那座雄伟的德拉姆兰里格城堡出面在杰的眼前时,杰终于想起了这里是哪里!他几乎是一把抓住李霖的方向盘,毫无准备的李霖险些将车驶到公路外!

    “你疯了!”及时急车才没有车毁人亡的李霖叫了起来。

    “你才疯了!”杰气极败坏地瞪着他:“来这里做什么!”

    李霖又是嘿嘿一笑:“拿我的私家侦探费啊。”

    “什么?”

    眼看李霖下了车,快步向城堡走去,杰几经斟酌,最后一咬牙追了上去。但依然踌躇不安地小声对李霖说道:“可是巴克卢公爵说不定会认出我是那个‘犯罪嫌疑人’,到时你的处境就会尴尬了。”

    “拜托,”李霖不以为意地看了他一眼:“你以为知情不报的‘小人物’能上报纸吗?用两行字来写你就不错了,还想登照片?放心吧。”

    穿过记忆中熟悉的白色道路,一位打扮得体的花白老人站在城堡外静候,当他看到李霖时,深深地一鞠躬:“李先生,公爵一直在等您。”

    “好久不见了,达尔。”

    “是呀,近来还好吗?”

    管家达尔微笑着将二人引到客厅,女佣为他们端来上好的红茶,达尔向二人告退后便去公爵的卧室请出公爵。偌大的客厅内只剩杰与李霖,杰不由得放松了警戒心,转而兴致勃勃地欣赏起城堡内的摆设起来。

    宽敞的会客厅,朱红色的软绒沙发,一袭古典风格的格局,李霖则坐在沙发中不疾不徐地喝起红茶。

    杰轻轻一撞李霖,小声道:“你要什么私家侦探费?”

    李霖笑了起来:“我说过,我是巴克卢公爵请的私家侦探,也向你保证过我是说实话,结果你不信。”

    杰一脸意外地看着他:“你不是国际刑警吗?还是我的天敌反盗窃司司长……”

    李霖眨眨眼:“干个兼差不行吗?总会有一些世界名流希望我们能尽早破案而不惜私下拜托我们额外调查,所以,我算是他请的私家侦探,扔下所有工作专门负责调查此事。”

    “你……你接受贿赂……”杰的嘴巴张得足以吞下一个鸡蛋。

    李霖白了杰一眼:“贿赂是在损害国家人民利益的基础上的金钱交易,我损害谁了?”

    “……”还真没有……

    “不论是谁将你带入警界,他都是千古罪人……”杰若有所悟地发表感慨。

    李霖嘻嘻地坏笑起来。这时,年迈的巴克卢公爵笑容可掬地坐在轮椅上被管家推进大厅,李霖亲昵地迎上,二人很亲密地交换着亲吻礼。杰有点心虚地低垂头,尽量不引起公爵的注意。但公爵哪会不注意到他?

    “这位是?……”

    “他就是我说的朋友。”李霖笑着回答。

    “原来如此。”公爵爽朗地一笑,眼神中多了一层杰完全不懂的东西。

    天啊,李霖跟公爵说过什么?

    就在杰忐忑不安时,巴克卢公爵对管家道:“达尔,把东西拿来。”

    达尔一鞠躬,转身离开。不消片刻,他便拿着一个档案袋走回来。巴克卢公爵微笑着将档案袋递给李霖,李霖双手接过,带着一点好奇的神色打开翻阅起来。

    渐渐地,李霖的脸上起了明显变化,他又惊又喜地看着公爵:“公爵,这个是?……”

    公爵微笑着点点头:“我想我与你这么多年的交情,如果以金钱来酬谢你的话未免太过市侩。而你曾说过,你想与朋友在法国买下一座古堡,我想,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帮上忙的。”

    “可是……让您太破费了……我的酬金根本买不起这种规模的城堡……”

    巴克卢公爵微笑着说:“‘棉纱轴圣母’自一七五六年被我的先祖买下后,在我的家族中珍藏了两百五十多年,而我却遗失了它。是你将它重新送回我的手中,这份小小的礼物还不足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所以你不必认为我有所破费,我倒觉得自己沾光了呢。”

    李霖无比开心地向巴克卢公爵表达了感激之情,看着二人如此亲昵地聊着天,杰在一旁咧咧嘴,这个李霖,拿得不觉得心虚吗?……

    目光转动着,太过心虚的感觉令杰实在不好意思在这里干坐着,所以他支支吾吾地找了一个最烂的理由借故离开:“我……我想去洗手间……”

    “我领您去。”

    达尔很有礼貌地带着杰走了出去。杰的本意不在洗手间,便闲闲地漫步跟在达尔的身后,欣赏起沿廊的各式名画。匆然,他的目光一闪,眼中闪过一丝神偷天性的狡黠!他不动声色地跟着达尔到了洗手间,在进入洗手间前,杰微笑着说:“谢谢,我想我会待一段时间,您不必等我了。”

    “没关系的,我等您。”达尔笑得活像肯德基老头。

    杰无所谓地耸耸肩,走进洗手间反锁上门。达尔风度翩翩地站在洗手间门口,静静等侯。

    杰迅速观察了洗手间的格局,望着天花板上的通风口,露出一丝狡诈的笑意……

    李霖与巴克卢公爵继续亲昵地交谈着,过了一会儿,杰一脸兴奋地回来了。

    李霖有些不解他去了一趟洗手间怎么变得如此高兴?但碍于公爵在场不好说这些琐事,便暂时没加理会。不久,李霖便向公爵告辞,也委拒了公爵的午餐邀请。

    “我迫不急待地想去看看这座古堡呢。”

    李霖调皮地吐吐舌头,引得巴克卢公爵一阵开怀的笑声:“如果不满意的话,一定要告诉我。”

    “怎么会!”李霖亲昵地在公爵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您送的东西我都喜欢!”

    “小鬼,你的嘴巴比你母亲还甜。”公爵呵呵笑着。

    李霖与杰告别了巴克卢公爵,驾车离开了德拉姆兰里格城堡。李霖开心地一路哼着小曲,杰则连连催促他开得再快些,一副迫不急待想要离开的焦急表情。

    “你干嘛这么着急?”李霖笑了起来:“这么急着去看古堡?那可在法国呢,还得买飞机票。”

    杰神秘地一笑:“当然不是,是有更好的东西要看。”

    李霖不解地看着他,直至驶出了莫弗特,杰马上迫不及待地从助手席爬到后座上,开始翻腾起来。

    “你在干嘛?”李霖从后视镜中看向杰。

    “奇怪,明明扔到这里了……”

    “什么东西啊?”李霖有点急了。

    “找到了……”杰一声欢呼,从座下怞出一张画布,小心翼翼地展开:“啊,不知道值多少钱……”

    “那是什么东西?”李霖没来由的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

    杰得意地一笑,像个炫耀的孩子一般将画布展开,举到李霖面前,得意地说:“轮勃朗的《看书的老妇》,刚到手的!”

    一声犀利的急车响彻天际,紧接着,是一声震耳欲袭的狂吼:“给我送回去!”——

    《全书完》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666dus.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