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神偷时代 > 第三章
    古香古色的西洋钟指到十一点的位置时,正在梦游太虚幻境的轮身上的绒毯被蓦然揭起!他抗议地嘀咕了一声,蜷做-团,继续呼呼大睡。怎知身子竟蓦然一轻,紧接著便摔下了床!

    “碰!”一下,轮被人狠狠地扔到了地上!

    “谁?!”

    轮一个鲤鱼翻身跳起!摆出黄飞鸿的架势,-脸警惕地四下环顾!忽然有一拳重重地击到他的后脑之上,轮惨叫一声抱着头蹲在地上,不满地大叫起来:“杰!你虐待儿童!”

    两眼带着乌黑眼圈的杰很明显睡眠不足,他一脸不快地瞪著轮:“起床了!**侠!”

    偷看看时钟的指针,更加不满起来:“才十一点钟!英国才凌晨四点!属于正常人的正常睡眠时间!”

    “少罗嗦!十二点就要结帐了!再呆下去要多付一天的钱!快起床!”

    “小气鬼呀!”轮抱着被子死死不肯松手,哀声连连:“明明是你昨晚受刺激回来一夜不眠!见我睡得如此香甜就嫉妒报复我!你是心理不平衡!”

    被说中的杰脸上更加乌云密布,不由分说,一路拖着惨叫连连的轮直奔浴室,冷水浴的蓦然落下令轮发出更加凄惨的哀嚎!

    搞定轮后,杰又东拐西拐好不容易才找到珂莉的房间。贸然闯入淑女的闺房实在不妥,于是杰站在门口,轻轻地清清嗓子,然后用欢愉的声音不高不低地说起话来。

    “这位小姐,您好,您是这里的服务生吗?”

    “哇,能得到像您这样美丽的小姐的照顾,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不不不,我是说真的,您真的是我儿过的最美的东方姑娘,尤其您的眼睛,如同黑宝石般明艳动人……”

    一边说着,杰悄悄地将手放在门把上,突然拉开!紧贴在门上偷听的珂莉随着大门跌倒在地,极为狼狈地傻笑着。

    杰面无表情地斜眼看着她:“既然醒了就收拾东西,准备走了。”

    “杰,你是大骗子!”珂莉从地上爬起来,不满意地直嚷嚷。

    杰凉凉地看着她,很潇洒地向她点点头:“很高兴您这么快就看透了我的邪恶本质。”

    然后,不理会珂莉毫无淑女形象的连连大嚷,杰板著铁青色的脸孔迳自下了楼。到国宾馆服务大厅结帐的过程之中,杰完全无视漂亮的服务生小姐迷人的微笑,对她甜美的声音充耳不闻。因为那位迷人的小姐再对他做出下一次的邀请……

    不过当杰的信用卡被刷掉了明显的位数时,他已经发誓这辈子不再来了!将信用卡放回新买的钱包中,杰的手无意识地把玩着那个汽水瓶钥匙扣,目光随意地瞥到大厅旁侧的休闲雅座,顿时瞪大了双眼。

    只见昨晚的少年正端坐在真皮沙发上,悠闲地品着手中的咖啡,一脸惬意。杰的大脑只停顿了半秒钟,顿时如同火山爆发般火冒三丈!

    好哇!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你这小子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杰三步并做两步冲了过去,不由分说一把拎起那个少年!少年惊愕地看着他,手中的咖啡杯翻倒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把东西还给我!你这个卑鄙的扒手、诈骗犯!”

    少年一脸困惑地看着他,眼中原有的惊愕转成了不解:“先生,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你还装!!”

    闻讯赶来的保安人员与大堂经理慌忙迎上,大堂经理拉住杰,拼命安抚:“先生,您一定是认错人了,李先生也是这里的客人。”

    大堂经理凑上前来,悄悄地对杰使了个眼色,小声地对杰说:“他的来头很大,您要三思。”

    然后大堂经理退开,又恢复原有的声音,微笑着说:“李先生是有身份的人,我想您一定是认错人了,他不可能做出您说的那种事的。”

    杰有些意外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同样白净的面容,同样可爱的娃娃脸,但不知是不是因为衣饰以及环境的不同,眼前的少年愈显几分高贵的气质。少年很有礼貌地朝他一笑,目光中毫无做作的掩饰,一对毫无芥蒂的单纯眼神,确实不同于昨晚那名少年的精明锐利。

    如果说昨晚的少年是一只危险小野猫的话,眼前的少年就是一只血统高贵的纯种家猫……

    “对……对不起……”杰慌忙松开双手,结结巴巴地道起歉来:“我确实鲁莽了……”

    少年淡淡一笑:“没关系,我相信那人确实很像我,您才会看错。”

    杰悻悻而笑,少年反倒大方地一拍他的腰,爽朗地说:“别介意了,不打不相识,有空再一起喝茶吧。”

    “好……”杰礼貌性地回应着,心中已经懊恼无比。

    少年向他点点头算是道别,然后轻快地走到电梯处,很可爱地对杰挥手道别。杰不由失笑,也向他挥手示意。就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一瞬间,少年的笑容忽然多了一层复杂的意味,他的手轻轻松开,套在指间的钥匙抑滑下,那精巧的汽水瓶如同嘲讽一般轻轻地晃动着,电梯门阖上……

    杰反射性地摸向放在裤腰问的钥匙扣,居然不翼而飞!再想到适才他用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腰……

    “混蛋……”

    杰几乎气得晕过去!果然是他!那个混小子!居然又耍了他!!

    已经气得快吐血的杰,愤怒地一把抓住经理:“他是哪门子有来头的混小子!!”

    大堂经理艰难地从喉间进出:“他……他是阿尔伯特?拉斯克的后裔……”

    “阿尔伯特?拉斯克?”杰倒是真的愣了一下:“那个著名的广告大亨?”

    “没……没错……”好不容易从杰的手下逃脱的经理可怜兮兮地咳嗽着。

    “他不是姓李吗?你要我?”

    杰两眼一瞪!吓得大堂经理连忙躲到保安身后:“我、我没骗您……他的母亲是拉斯克家族的后裔,父亲却是中国人……所以姓李……”

    “他住在哪里?”

    “八、八方苑……”

    杰沉思一下,立刻直奔回十八楼,气势如虹地冲进轮的房间,“砰”的一脚踢开浴室的大门!一把将正在洗浴、浑身都是泡泡的轮直接拎了出来!

    “非礼呀!呀!杰要侵犯末成年儿童呀!”

    杰把轮拎到笔记型电脑前,然后将大浴巾丢到他头上,怒气冲冲地说:“立刻给我查出阿尔伯特?拉斯克所有后裔的所有资料!”

    轮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他不疾不徐地拾起大浴巾,一边擦去身上的泡泡,一边不满意地嘀嘀咕咕:“以为杰终于抵抗不了我的魅力,打算放弃道德人性轮常了呢……”

    “轮……”杰双目,咬牙切齿:“我发誓,你再多说一句废话,我,在这里,马上,你!”

    轮吓得把浴巾往身上一裹,急急忙忙地打开电脑,迅速搜索起来。不到十分钟,轮又小心翼翼地说:“杰……拉斯克家族三代以内直系亲属就有二十四位……你要找谁?”

    “女性,嫁给中国籍男性,有一个儿子。”

    又过了大约三分多钟,轮一拍桌子,兴奋地叫道:“查到了!是艾莉西尔?拉斯克!算是拉斯克家族的远亲。她一个独子,叫李霖,曾在哈佛大学就读工商管理,不过查不到他目前的资料情况,应该定无业在家吧。”

    杰忙问:“有照片吗?”

    轮继续敲击著键盘,不一会儿就叫了起来:“找到了!就是这个!”

    轮将萤幕转到杰的方向,只见一张清晰的少年头像呈现在眼前,他身著博七装,手持毕业证,一脸春风得意的快乐笑容,深深地剌痛着杰的双眼……

    “臭小子!这下你跑不掉了!”

    轮嘿嘿一笑,狭促地眨眨眼:“他是你的下一个目标?”

    杰立刻一个准头飞了过去!近乎咆哮地一阵大吼:“少胡说八道!我没那种嗜好!”

    轮抱着脑袋,两眼泪汪汪,十分委屈地说:“什么嗜好?我是说你想偷他的画嘛!你想到哪里去了……”

    杰顿时涨红了脸,强作凶狠地瞪着他:“他有什么好偷的!”

    轮将资料调出,推到杰的面前:“阿尔伯特?拉斯克从六十五岁开始收集各式古玩名画,直至他逝世。而且不久前,他生前收集的十七件毕卡索的真迹全由李霖继承。”

    望着萤幕上逐一展出那十七件毕卡索的名画,杰有几份意外地出了神。轮悄悄地观察着他的模样,小声道:“我还奇怪你的消息面还真广,居然知道这件事……看样子不是?”

    然杰露出无比狰狞的奸笑,得意跋扈的狂傲笑声吓得轮缩到了沙发后面:“李霖!你的噩梦就要开始了!大肥羊是逃不过猎人的眼睛的!”

    “是逃不过大灰狼的眼睛吧……”

    轮小声地嘀咕,同时在胸前画起了十字架,为那位李先生得罪了一位有仇必报的小气男人而悲哀……

    一色雪白外观的八方苑分外典雅大方,这里曾有过无数知名人士下榻,但此刻,迎面走来的竟是一位一脸狞笑的男子。

    杰挂着别有用心的微笑一路走来,令人毛骨悚然地退避三舍。他走进八方苑的四季厅,大剌剌地往椅上一坐,对迎上来的侍应生道:“告诉李先生,有旧识拜访。”

    侍应生应声而去,同时为他端上一杯上好的哥轮比亚咖啡。只是……直到杰喝了四杯咖啡、三杯果汁、一壶红茶,李霖才不疾不徐地踱了进来,一看到杰还一脸惊异:“哎呀,您怎么在这里?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人通知我?”

    杰咽下最后一口茶,温文尔雅地一笑:“原来没人通知您?那我可得到总机投诉这里的侍应生了……”

    明明有通报的侍应生脸色铁青,却又不能反驳,蛮可怜地看着李霖。李霖不以为意地一耸肩:“没错,服务不周到,定该投诉。”

    眼见李霖不为所动,杰冷哼一声,决定单刀直人,直接点题:“李先生,我来是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李霖一脸意外地看着他:“咦?我有拿您的什么东西吗?”

    杰笑得有点得意:“是吗?不知道各大媒体知道阿尔伯特?拉斯克的后人有了某种嗜好后会如何反应?”

    李霖依然露出一脸无辜的模样:“什么嗜好呢?”

    杰凑近李霖,威胁性的直直盯着他:“没落的贵族,广告大亨后人沦为扒手。您觉得这样的标题如何?”

    李霖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原来您仍然把我当成另一人了,我想您还不太了解我的经济实力,我想要任何东西没有得不到的。”

    杰佣懒地靠在坐椅后背上,凉凉地看着李霖,淡淡说道:“除了刺激。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从小锦衣玉食、末遇半点挫折的贵公子,往往会觉得人生乏味,于是想尽一切办法寻求刺激。而偷窃,无疑足一个令心跳加速的好办法……”

    李霖出人意料地没有反驳,他的目光移向别处,彷佛在思考着什么。杰意识到自己话谙触动了他,不动声色地静候着。许久,李霖才收起原有的神情,转而露出一种警惕得犹如受伤小猫般的神情:“你想怎么样?”

    知道李霖已经示弱的杰,心中一阵得意,但他的脸上依然不动声色:“很简单,拿回我的东西。”

    李霖冷冷地看着他:“那条项链不是你的东西,我已经还给珠宝店了。”

    杰不以为意地吹了个口哨,语含嘲讽:“果然是‘尽职的保安’。”

    李霖无视于他的冷言相讥,迳自从口袋中掏出杰的钱包,丢到桌上:“你检查一下吧。”

    杰拿回钱包,看也不看地放回口袋中:“我当然相信李先生的信用……不过,您似乎少还我一样东西吧?”

    李霖一皱眉,神情不悦起来:“你想敲诈?我哪里还有拿你的东西?”

    杰淡淡道:“那个钥匙扣。”

    李霖有些意外地一怔,随即笑了起来:“您真爱开玩笑,那个东西好像一开始就是我的吧?”

    杰也同样欢愉地笑了起来:“可您不是送给我了吗?那就应该是我的东西了。您不经我许可拿走它可是偷窃哦……”

    李霖脸一沉,哼了三资:“见好就收吧!我不会还给你的!它本来就是我的!”

    杰笑着指指自己西装领上的金色领扣,笑得极为暧昧:“您注意到自己适才的一番话都是在承认自己的窃盗罪吗?您猜猜看,我用这个看似领扣的窃听器将其录下的可能性有多少?”

    李霖的脸色明显一变,他的眼神很快变得极为愤怒:“你想怎么样!”

    杰陰险地一笑:“那我可得好好考虑一下呢……不过首先,先把钥匙扣还我。”

    李霖脸色铁青,眼神中有着明显的动摇与心理挣扎,最后,还是乖乖地将小小的钥匙扣放到了桌上。

    杰一脸满意地将钥匙扣放回口袋中,他站起身,很有礼貌地向李霖一行礼,接着得意洋洋地扬长而去。

    纠缠多时的不悦与郁闷仿佛一扫而空!杰欢快地哼唱着小曲,脚步轻快得几乎要飞起来!他再次掏出那个钥匙扣,那曾经的耻辱印记如今变成了胜利的战利品!他用力地响吻了几下!发出无比得意的欢呼。

    而另一边,李霖独自坐在厅中很久,忽然,一丝诡异的微笑出现在他的嘴角……

    一直站在一旁的侍应生正在寻思着刚才的对话有多不得了时,李霖朝他招了招手,后者慌忙上前。李霖掏出支票薄,签上自己的名字,递给他:“这张支票给你,数额由你自己填。我听说你的耳朵‘不太灵光’,这是我看在你服务周到的份上,以私人立场给你的医药费,还望笑纳。”

    侍应生接过那张没填数额的支票,张口结舌地不知该如何回应。李霖轻快地一笑,拍拍他的肩:“我相信你是聪明人,明白我的意思。”

    反应过来的侍应生忙连连点头哈腰:“是是,我这耳朵时好时坏,真是头疼啊!像刚才,我就什么都听不到!”

    李霖满意地点点头,转身走向卧房的方向,忽然,那丝诡异的笑意又一次出现在他的嘴角,简直像是一个即将得到心爱玩具的孩童一般充满期待……

    正当珂莉与轮收拾好行李正与所有房间一一惜别时,杰一脸兴奋得意地回来了。

    看到其他二人一脸不舍的可怜模样,不由大笑起来:“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啊!外面风和日丽,阳光无限好!干嘛哭丧着脸跟要上刑场似的?”

    “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曾经拥有却要失去……”轮故作诗意地摇首叹息。

    “杰。”珂莉撒娇似的拉着杰晃来晃去:“我还没充分体会到中华民族的魅力所在呢。咱们再多住几天吧。我要好好感受一番。”

    心情极好的杰哈哈大笑,十分痛快说:“谁说要走了?有这么有趣的事情发生怎么可以走呢?不走了!继续住!哈哈哈哈哈!”

    轮与珂莉一对视,二人独有的默契迅速达成共识,齐声大喊:“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杰豪爽地一口应下!似乎已经完全遗忘了这边的消费水准是多少……两个小鬼自然趁机沾光!二人一声欢呼,各自拎着自己的行李再度奔回自己的房间,用比收拾行李快十倍的速度再将东西拿了出来,同时开始盘算着如何帮杰促进中国的经济发展……

    “嘿嘿,李霖,你快为自己的未来祈祷吧,因为你再没有机会了,嘿嘿嘿。”

    极为陰险的冷笑声从十八号楼中传来。

    “啊啾!”正在喝茶的李霖忽然打了个喷嚏,他柔柔鼻子,有点困惑的说:“是谁在想我?不会定那个白痴吧?”

    “啊啾!”大大地打了个喷嚏的杰吸吸鼻子,一脸不爽地骂道:“……哪个该死的在说我的坏话?!”

    杰紧了紧衣领,忽然“嘟——嘟——嘟——”声响起,桌上的手机开始唱个不停。当他接通手机听到那端的声音时,脸上的表情即刻变得温柔亲热:“凯比!嘿嘿,伊拉克好玩吗?还没被炸死吧?”

    电话那端传来凯比无奈又亲昵的声音,嘘寒问暖一番后,杰开始像个炫耀的孩子般,将自己如何用一个普通的领扣骗倒名人后裔的事情添油加醋地大肆渲染一番,浑然不觉自己兴奋的模样实在有点小人得志的意味……

    “拉斯克家族吗?”凯比沉思一下,声音变得有些严肃:“这个家族近些年来一直很低调,按理说子孙不应该如此张扬……你要小心点,以防万一。”

    “一个比较嚣张的小鬼而已!想算计我还嫩着呢!”已经被那个很嫩的嚣张小鬼算计了三回的杰自信满满地说。

    “你呀……”凯比的声音愈发温柔:“没有我在身边,你要万事小心。”

    “知道啦。”杰小声地嘟喽:“比老婆还罗嗦……”

    “喂。我听到了。”

    “啊?哈哈哈……”杰一阵干笑,慌忙转移话题:“国际长途好贵哦!就这样吧!拜拜!”

    “你呀……好好好,我马上挂,你要小心,知道吗?”

    “知道啦!”

    “不许变心哦。”

    “啊?”

    盲音的长长声响令杰无法再追问,只得骂咧咧的关上手机,但马上,脑海中又浮现出如何戏弄李霖的诸多计画,脸上那种令人恐惧的笑容再度涌起。

    翌日清晨,八方苑的小主人一脸不悦地看着床前的不速之客,他紧了紧自己身上的睡衣与被子,然后冷冷地说:“你是怎么进来的?这里的保全系统如此糟糕吗?”

    杰不以为意地坐到柔软的真丝床褥上,表情理所当然地彷佛他才是这里的主人:“我只是很暧昧地告诉昨天那个侍应生,说你我谈好的条件是要在这里、床上、两个人完成的……”

    李霖愣了一下,脸迅速涨红!怒视着败坏他名声的杰。在看到眼前的人一脸得意地欣赏他愤怒的表情时,李霖又转移目标,低声咒骂起那个侍应生来:“笨死了!笨蛋侍应生见多了,没见过这么蠢的!”

    杰脸上露出类似“滢笑”的不正经笑声,翻身,贴近李霖:“最重要的是,你天生长得娇小可爱惹人怜的模样,让人觉得很‘需要’男人来‘疼’嘛!再有我这种让人觉得有安全感的男人,表现出对你有意的暧昧态度的话,自然会让人想歪。”

    “我呸!”李霖的脸已经完全红透,乍一看,彷佛一颗熟过头的富士苹果:“这种不知羞耻的话你倒说的顺嘴!”

    杰微微一皱眉,注视着李霖此刻的表情,意外地吹了个口哨:“你现在生气的模样跟昨天有很大区别嘛……”

    李霖一怔,随即露出怒斥的神情:“对你这种流氓,一百种生气的表情也不够!”

    “转移注意力?”杰坏笑一下,蓦然推倒李霖,整个身体压上:“看来有一个是假的了……我倒要测试一下哪个才是真正的生气表情。”

    “无聊!变态!你想怎么样?!”

    被死死压住无法动弹的李霖,看着杰的邪恶笑容,难得地露出了几分无措的神情。锦绸睡衣紧贴着身体,柔软的床褥、蓬松的绒被几乎将瘦小的李霖包裹起来,有些凌乱的发丝不经意地轻掩住慌乱的双眸。乍一看,彷佛一只掉到棉花堆里的受惊小猫,有些慌乱地看着主人,不知道他会如何处罚自己……

    真是……好可爱!

    白净的小脸已经完全红透了,仿佛透明般的似乎隐约可见红色的血丝,不知道……轻轻咬一下,会下会破呢……?

    想着、想着,杰毫未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向下俯去,就这么鬼使神差地,轻轻地咬了一下……

    李霖挣扎的动作倏止,做出唐突动作的杰同样愣住,二人僵立地保持原有动作不动,停顿了大约三秒多钟,忽然!杰只觉天旋地转!身子蓦然翻转!“砰”一下被重重地掀翻在地!

    望着天花板的杰一时无从反应,好不容易忍着剧痛爬起来,迎面却飞来枕头、遥控器、烟灰缸、甚至花瓶!

    一边连连躲闪,一边看着完全抓狂的李霖发疯般将一切可扔之物扔来,杰开始怀疑刚才那个无比俐落的过肩摔是自己的错觉……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666dus.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