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神偷时代 > 第一章
    达里斯迪尔外十公里的一处别墅区内,有一幢二层的欧式风格小型别墅,在偌大的豪华别墅区内显得毫不起眼。在这里,居住着四名来渡假的学生。一个中国人——杰;一个欧洲人——凯比;一个中德混血儿——轮;一个非洲人——珂莉。

    毒烈的阳光灼烧大地,英国今年的气温达到百年难遇的高温,每位行人的脸上都带着汗流浃背的辛苦。而此刻,刚做完惊天大案的四人组正百无聊赖地窝在客厅里吹冷气。

    珂莉斜躺在柔软的沙发中,一边敷着面膜,一边大口大口地享受着Haagen-Dazs的甜美凉爽,黑色的海底泥敷在原本就黑色的皮肤上倒是不太明显……

    凯比端坐在客厅的饭桌前,面前堆满各种报刊杂志,几乎每一份的头条都是关于圣母像的失窃案,他正一篇篇地细看关于此事的各式报导;杰坐在电视机前看着卫星电视播出的周星驰搞笑片,笑得前仰后俯,几乎陷倒在软垫当中;而唯一在办正经事的,大概就是平时最为散漫的轮了,因为他正通过网络与买家联络。

    “Shit!”轮的低咒引起大伙的注意。

    只见他愤怒地合上笔记型计算机,怒气冲冲地骂了起来:“那个胆小鬼居然说风声太紧,不敢要了!那五百万英磅的订金也不要了!”

    “不奇怪,”凯比又埋首到报导中,不慌不忙地说:“所有专家都说这幅画不好脱手,因为太过珍贵,只有胆敢违法的私人收藏家才会表现出兴趣。但这类收藏者一般只通过黑市下订单,而我们那位‘前’胆小的主顾就已经是黑市中的佼佼者了……看来,短期内这幅画别想脱手了。”

    “往好的方面想,”杰惬意地半窝在软垫之中,一副很悠哉的模样:“至少白得了五百万英磅。”

    “可是那三千万英磅难道就这样明目张胆地放在家里?”珂莉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难道我们也要像四月偷窃卫特沃斯美术馆的盗窃者一样,最后把画扔到公共厕所里?”

    四人顿时哄堂大笑起来,杰哈哈笑着说:“放心,珂莉,到时候我会找裁缝将这幅画裁剪成最时髦的短裙,让你在员警面前大摇大摆地走过去也没人相信眼前少女身上穿的,就是那副三千万英磅的真迹!”

    “一言为定!”珂莉嘻嘻哈哈地叫着。

    “杰,你上报纸了。”

    凯比不疾不徐地说了一句,顿时众人大感兴趣地全围了过来!

    “在哪儿?在哪儿?把我拍得帅不帅?”杰夸张地大声嚷嚷着。吸引力录入

    “哇!我的化妆技术就是好!多有韵味的中年男子!谁会想到他才只有二十四岁!”珂莉举着报纸上杰的放大照得意地笑着。

    “呀!咱们的车也上报了!”轮指着报纸上的白车怪叫起来:“连车牌都照得这么清楚!H596-VRP!”

    “看来咱们得买新车了。”珂莉难掩一脸兴奋地拍手叫好。

    杰蓦然一怔,忽然惊觉似的看向凯比,无比焦急地问:“凯比!那辆车你处理了吗?”

    凯比理所当然地一扬眉毛:“我说过什么?如果没有我,你该怎么办?”

    凯比为杰的后知后觉而无奈地摇摇头,然后自信满满地笑了起来:“我发誓,这个世界上已经没人能证明,这辆车牌号码H596-VRP的白色高尔夫曾经存在过。”

    杰高兴地搂住凯比的肩,用力地拍了拍,笑得有点讨好:“嘿嘿,正因为有你善后,我才不必头疼这些琐事嘛!谁让咱们是天生的好搭档!”

    凯比啼笑皆非地用力拨弄着杰的头发:“不要为你的粗心大意找借口了。”

    “那下一步咱们怎么做?老大?”珂莉将黄瓜片敷到眼上,平躺到沙发上,慵懒地问。

    半晌,无人吭声。

    最后凯比用力地一撞杰,杰愣了愣才恍然大悟地搔搔头:“对哦,我是主谋……”

    顿时众人又哄笑了起来,夹杂着珂莉痛苦的惨叫:“啊!!我的海底泥!完了,这下全是皱纹了!!”

    众人笑得更加欢愉了,小小的别墅里不住地传来欢快的吵闹声。

    二00三年八月二十八日凌晨三点,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熟睡的人们,敲门的轮焦急地大喊着大伙的名字。杰、凯比、珂莉睡眼惺忪地走到客厅,无一不怨声载道。轮却神色凝重地将笔记型计算机的屏幕面向众人,那画面令杰与凯比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这是我侵入国际刑警总部的计算机室查到的!虽然杰与凯比没有被拍下正面照,可是以上万倍的分辨率加以放大,依然可以由熟人认出是你们乔装的!”

    屏幕上,杰与凯比的侧面像清晰得几乎像是在面前拍摄的,连毛孔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最要命的是,照这种情形下去,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你们的脸是经过特别化妆的!那时就无所遁形了!”

    珂莉惊慌地说:“我是根据你们的真实样貌化妆的,如果他们将纹理进行特别处理,就能得出你们现在的样子!”

    杰的神情凝重,他沉声道:“这些照片还没有公开是吗?”

    轮点点头:“系统资料没有最后总结完毕,而且国际刑警向来行事小心,我想最快也得二十四小时后才会公开。”

    杰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轻松地笑了起来:“那咱们就钻这个空子,立刻出发离开英国!只要不带画,不可能会引起海关注意。等他们公开了,这附近的‘熟人’也找不到咱们了。”

    “不带画?”轮顿时一阵鬼叫:“那怎么可以!三千万英磅啊!”

    凯比点点头表示赞同:“的确不能带。如果带着画,我们能安全离开的机率连万分之一都不会有。”

    “可是去哪里避风头呢?”珂莉为难地搔搔头:“难道回我的部落?”

    众人被珂莉的幽默逗笑了。杰大剌剌地躺到沙发上,悠哉地说:“珂莉与轮没有曝光,去哪里都无所谓。至于我,嘿嘿,如果躲到跟我同样是黑发黑眼的中国去,你以为他们能从十三亿人中把我挖出来吗?”

    “中国?!”珂莉眼前一亮,立刻尖叫起来:“我也要去!我要去长城!”

    轮马上也凑过来起哄:“我要去故宫!!”

    “不行!”杰皱着眉正色道:“此行越低调越好。轮的娃娃脸太过抢眼,珂莉的肤色太过引人注目,我要是跟你们在一起只会更加引人注意。”

    轮与珂莉立刻很有默契地搂在一起,异口同声道:“我们没说跟你去!”

    杰怔了怔,哭笑不得起来。

    凯比忽然长叹一口气,郁闷地说:“以我的样貌最好留在欧洲,但欧洲一定是重点搜索范围。就算逃到美洲,以他们与欧洲的盟友关系,只怕我也很危险。去亚洲,我的金发碧眼又太过显眼……我看,我躲到中东算了!”

    四人一阵打趣逗乐,很快便将危险抛诸了脑后。就这样,四人雷厉风行地开始摸黑收拾起行李。当凯比正在收拾房间里的东西时,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然后杰拿着卷筒走了进来。吸引力录入

    “杰?”凯比一怔:“有什么事吗?”

    杰郑重其事地将画卷交给凯比,正色道:“咱们四人当中,你是最谨慎的,这幅画就由你来藏匿,地点你自己知道就可以了,不要告诉我们任何人。”

    凯比愣了愣,忽然轻轻地笑了起来:“你这么信任我?不怕我独吞?”

    杰做了个鬼脸,调皮地一笑:“没有我帮你花,你要那么多英磅也没用呀!”

    凯比深深的笑了,他接过画卷,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杰的脸颊:“没错,我还答应为你买下一座法国古堡呢!而且没有你,这一千万英磅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花。”

    “如果没有我,你该怎么办?”杰嘻笑着说出凯比的口头禅。

    二人相视而笑。接着,两个很欠揍的起哄声传来。

    “哇!郎有情,妾有意!”轮做羡慕状。

    “再来个深情凝视,然后深深拥吻就更完美了!”珂莉做向往状。

    两个沙发垫毫无偏差地砸到了两个起哄者的身上。

    二00三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九时,四人收拾好东西,在门口贴上留言条,将房租塞到邮箱,接着,便走到大道畔等出租车。

    蔚蓝的天际一望无垠,深如幽海的色泽近在咫尺般压向连绵不绝的大道,棕黄色的土地上遍植墨绿色的参天杉树,空气中弥散着衫树花粉独有的浓香。一派怡人的景色之中,四个叽叽喳喳的人儿依然不老实地嬉闹着。

    “喂!”轮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凑到凯比的面前:“好凯比,咱们这么要好,你就悄悄告诉我画藏到哪里了好不好?”

    “狡猾!狡猾!”珂莉立刻嚷嚷起来:“如果他告诉了你,那我也要知道!”

    “喂喂,好象动机不纯哦!”杰故意半着双眼,很危险的看着他们二人。

    凯比笑了起来:“其实说了也无所谓,就藏在咱们的小别墅里。”

    “说了跟没说一样嘛!你干脆说在地球上得了!”轮不满意地嚷嚷。

    “在……”凯比故意拖长尾音,连杰都好奇地把耳朵竖了起来,他才嘿嘿一笑:“在一处违反大自然规律的地方。”

    “违反大自然规律?”珂莉不解地皱了皱漂亮的高鼻:“屋里有这种东西吗?”

    杰看到两个小鬼想得直皱眉毛,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行了,两个小鬼打坏算盘呢!车来了!快走吧!”

    黄色的出租车停靠到路边,杰毫不留情地将两个吵嚷的小鬼塞入车中,被强塞上车的珂莉还不忘大声嚷嚷:“坏算盘要怎么打?珠子不会掉吗?”

    轮坐进车中后立刻很可爱地向杰与凯比挥手:“爹地、妈咪拜拜!”

    杰啼笑皆非地一脚踢在车门上,立刻引起司机不满的大吼声!

    杰哈哈大笑着拽着凯比跑向后面一辆出租车。

    “你去哪里?”杰将行李扔到后车箱中,好奇地问道。

    “伊拉克。”

    杰的动作一僵,像看鬼一样看着凯比:“不开玩笑?”

    “当然,我要作为联合国伊拉克战后重建特别代表远赴伊拉克,任重道远啊!”凯比故意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

    “拜托,小心你成为德梅洛第二!”杰嘻笑着重重槌了他一拳。(德梅洛为联合国派遣之伊拉克问题特别代表,二00三年八月十九日在巴格达,因自杀炸弹攻击而丧生。)

    凯比笑着握住杰捶来的拳头,忽然笑得别具意味:“放心,没拿到应该属于我的‘东西’之前,我是不会死掉的。”

    杰啧啧摇首,一副叹息状:“果然够拜金!”

    “我可没说想要的东西是钱哦!”

    “那是什么?”杰瞪着大眼睛,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吸引力录入

    “秘密!”凯比坏笑一下。

    “喂!不够意思!告诉我啦!”

    “那……你能保密吗?”凯比煞有其事地看着杰。

    “当然!”杰还给他一个无比认真的表情。

    “那么我也能。”凯比再次坏笑起来,带着得逞的狡黠。

    “你这个大骗子!!”

    杰气极败坏地大叫起来。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666dus.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