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神偷时代 > 楔子
    二00三年八月二十七日上午十点四十五分,苏格兰南部的莫弗特以西的公路上,一辆白色的“GolfGTI”轿车不疾不徐地行驶在宽广的大路上,阵阵快节奏的重金属音乐震耳欲聋地飘出车外,与周围如诗如画的自然风光有着极大反差。

    驾车的是名十八、九岁的少年,如同中国娃娃般可爱的长相,可轻易看出他是个混血儿。他手持方向盘,一边不老实地随着音乐晃动着身体,口中随着节拍欢愉地哼唱着。

    助手席上,金发黑皮肤少女悠闲地嚼着泡泡糖,一边从膝上放着的黑色保险箱中掏出一个半白的假发套,熟练地往驾车的男子头上套去。

    “喂喂喂!珂莉,我在听VanHalen的精选!”

    珂莉不屑地吹了个大泡泡,大翻了一下白眼:“我更喜欢嘻哈!快换装吧!杰跟凯比已经打扮好了!”

    少年将后照镜调整了一下,只见后车座上坐着两名衣着考究的中年男子,名牌休闲服,洁净的白色长裤,一尘不染的白色运动鞋,风度翩翩,极具学究气质。

    娃娃脸少年不禁吹了个口哨,嘻嘻的笑了起来:“果然是人要衣装。”

    正嬉笑间,马不停蹄的珂莉已经熟练地将不足二十岁的轮打扮成了一位历经沧桑的半百老人。

    “喂!”望着后照镜中的自己是如此苍老,轮立刻抗议地嚷嚷起来:“珂莉,我严重抗议你的不公待遇!杰是颇具成熟韵味的中年男子,连凯比也是一副中年学者的模样!为什么我却是糟老头?”

    一直低着头翻阅资料的凯比抬起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指向窗外道:

    “我亲爱的同伴们,请看向那里!那幢巍峨的城堡就是号称英国最有名的城堡之一的德拉姆兰里格城堡。换言之,我们已经到达目的地;再换言之,我们马上就要开始行动。那么,请问,我亲爱的同伴们,你们打算在衣饰外形这类话题上讨论多久?”

    珂莉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轮也嘿嘿的坏笑了一下,终于宁静下来的汽车安静地驶进宽阔的城堡停车场。

    待汽车停靠完毕后,轮打开车前的液晶显示屏幕,闪动的屏幕迅速展现出清晰的城堡平面图。

    轮收起孩子气的顽皮神情,神情认真地指着图中特别标明的各点,正色道:“图中的红点已经标明了各个监视器的位置,移动的绿点是巡视的保安的巡逻路线,依照目前的警备巡视与监测器旋转速度来看,只要避开监视录像,我们有十五分钟的充裕时间拿到“圣母”。”

    “太简单了!”杰半着眸子,自信满满地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凯比与杰相视一笑,二人俐落地戴上手套,下车向德拉姆兰里格城堡走去。

    珂莉将脑袋伸出车外,兴奋地向杰与凯比作飞吻状:“我的骑士们!公主的胜利之吻在等着你们。”

    轮嘿嘿一笑,小声嘀咕:“那可会吓得他们不敢回来了……”

    “你说什么?!”

    轮吐吐舌头,乖乖噤声。

    杰与凯比一前一后地向城堡的艺术收藏室走去,忽然,凯比拉住径自向前的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杰,你不觉得忘了点什么?”

    杰怔了怔,一脸困惑,凯比无奈地长叹一口气,从口袋中掏出六英磅,举到他的面前晃了晃:“如果没有我,你该怎么办?”

    杰恍然大悟,一拍脑门,咧咧嘴,痞笑着接过英磅,嘿嘿的冲凯比傻笑,凯比无奈地摇摇头。杰走到售票亭前,转瞬间换上一副极具魅力的磁性微笑,他用温柔的纯粹英国腔向售票员买了两张门票,顺便将售票的少女迷了个七荤八素。

    杰将城堡手册扔给凯比,然后朝他扬了扬手中的门票:“六英磅换三千万英磅!”

    凯比依然是那种宠溺的笑容,然后二人不疾不徐地大摇大摆走了进去。进门后,一位英格兰美女导游急忙迎上,挂着迷人的微笑说道:“欢迎来到德拉姆兰里格城堡。”

    “麻烦您了。”杰微笑着向女导游点点头。

    尽职的女导游顺着路线图逐一讲解,一面介绍着,一面偷偷打量着这两位“游客”。

    这二人都是一副很有身份、很有派头的模样,而且一看就知道教养很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谈吐得体,很有礼貌,聆听介绍时也分外认真。小小的芳心不由大动一番。

    “二位所处的德拉姆兰里格城堡是十七世纪末期,英国皇家建筑设计大师威廉姆_布鲁斯的杰作,它是我国最有名的城堡之一,有‘紫色宫殿’的美誉。同时,它也是我国最富有的家族之一-巴克卢公爵的三大私产之一。

    这里所陈列的展览品都是公爵的私藏,个个价值连城,包括世界知名的荷兰画家林布兰和霍尔本等人的著名作品。尤值一提的是,迄今为止,人们所知仅有的两幅由达文西亲自执笔的圣母玛利亚画像中的一幅——‘棉纱轴圣母’也在公爵的收藏之列。”

    杰与凯比在女导游注意不到的角度下互视一眼,杰低头看看腕上的运动手表,时间显示为十点四十五分。

    “请问,我们能否参观一下达文西大师的这幅巨作?”凯比极有礼貌地询问道。

    “当然可以。”

    女导游热心地将二人引向城堡中最珍贵收藏品的所在地。当三人登上楼梯间监视器的死角范围内时,杰与凯比的目光打了个照面。

    时!杰蓦然锁住女导游的喉咙!凯比手中的尖刀已经紧紧地贴在她的颈间动脉上!

    “请带我们近距离参观一下圣母像好吗?导游小姐?”凯比淡淡地说着。

    连绵的蓝色山前,慈祥的圣母抱着年幼的耶稣,安祥地微笑着,用慈爱的目光凝视着爱儿。幼小的耶稣手持木头棉纱轴,虔诚地凝视着这十字形的物体。

    杰情不自禁地吹了一个口哨,啧啧道:“不愧是与拉斐尔的‘粉红色的圣母像’齐名的巨作。”

    凯比手脚俐落地将画像取下,迅速卷起,放入事先准备好的卷筒,然后无奈地看了杰一眼:“有时间感叹不如祈祷我们能安全逃离。”

    杰潇洒地笑了笑,慢慢蹲,看到被反绑手脚、口中塞着布巾的女导游正用一副惊恐的表情看着他。杰轻快一笑,从口袋中掏出一块德芙巧克力放在女导游身边,柔声道:“您是一位好导游,声音如同天使般悦耳动听,我相信您在这个工作领域一定会非常杰出。”

    闻言,原本满眼惊恐的女导游不合时宜地露出一丝迷醉的神情……

    凯比啼笑皆非地长叹一口气,一甩头,干脆不理会这个乱放电的搭档,径自走了出去。

    杰嘻笑着一路追上,二人迅速钻回汽车中,于是,一直在等待的汽车载着三千万英磅,沿着桑希尔环山公路扬长而去。

    就这样,短短十四分钟,甚至比他们原定的十五分钟还提前了一分钟,便将这幅世界画坛巨作盗走了。

    此案震惊了整个欧洲,几乎每家媒体杂志都以头条的形式报导了这宗失窃案。全英国的员警全程戒严,上天下地地搜索嫌犯,就连国际刑警亦介入其中。无数专家纷纷猜测这几位艺术大盗的身份、甚至他们的销赃管道,可是那四个人竟然就这样如同蒸发般消失于世,再无踪影……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666dus.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