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俪人香 > 试阅内容
    出了京城门外往东走,约莫半个时辰,眼前所及是爬满整座山坡的金黄梯田。

    只有老饕才知道,这整座梯田是梁家庄所有,是大半个中原唯一能种出弹牙有嚼劲的稻米的农家,不需要梁家人大力宣传,各个做饭食生意的商家老早就争相购买,若是新商家想要买米,还必须等到三年后才能取到货。

    原因无他,只因为梁家庄现任当家只肯出售三分之二的稻米,其余的不是震灾、救济穷人,便是留给自家人食用。

    秋天将届,沁凉微风吹拂大地,稻子随风摇摆,形成金黄色的波浪。

    身形高大健壮、皮肤黝黑的男子伸出手,长指放在稻子上方,感受结实累累的稻穗搔着掌心,露出满意的微笑。

    两年了呀!

    桔子,妳知道吗?自从妳离开我之后,妳最喜欢的稻子黄了又绿,绿了又黄,妳没有瞧见,会不会懊恼?

    狭长的黑眸看着金黄色的稻穗,整齐的梯田彷佛通往蓬莱的阶梯,一直朝天际延伸,这是他一年来辛苦的成果,没有她的日子,他也只能辛勤的挥汗工作,才能稍稍忘记对她的思念和歉疚。

    「当家,家里又有从边疆来的商人。」不远处,一名农妇打扮的中年妇人大声喊着,声音传遍整座山坡。

    梁尚维没有回话,举了举手表示明白了,然后缓缓的顺着坡道往下走,来到中年妇人的面前,微拧眉头。

    「没跟商人说,这回没有稻米可以卖吗?」

    「怎么没有说?我说破了嘴,他们还是不肯相信,不断的拉高价钱,要我们把这次的收成卖给他们。」妇人有些激动的抱怨。

    「我明白了,我去和他们说。」梁尚维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夕阳余晖染红了天际,一阵微风吹来,空气中飘散着稻子的香味。

    他的脑海浮现一幕景象,她露出甜美的笑靥,闭上眼,用力的吸取稻子气味,接着睁开眼睛,灿烂的双眸看着他,告诉他,她最喜欢这样的味道。

    梁尚维忍不住回头,看着金黄色的梯田,剎那间,有两道身影愉快的穿梭其间。

    苦涩的微微一笑,他知道,那也只是曾经。

    ★★★

    京城最为人赞赏的吃食所在,毫无疑问的,众人绝对都会指向坐落在龙门大街中段的「稻禾香」。

    从午时开门营业至戌时打烊,稻禾香里几乎是座无虚席,而它能成功的打动食客的味蕾,原因无他,只有两项。

    「说也奇怪,为什么稻禾香的炒饭特别好吃?」坐在店里等着炒饭上桌的老王发出疑问。

    「我也不知道,跟别家店比起来,稻禾香的饭粒弹牙有嚼劲,越嚼越香甜,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稻禾香厨艺津湛的厨师,不晓得为什么,一道简单的炒青菜就是能炒得比其它家好吃许多。」友人也是抱持着不解的心情。

    的确,稻禾香靠的就是特有的米饭和李大厨的厨艺这两项,才能立足京城,名声响亮。

    屋外,人声鼎沸,尤其是午时一到,客人全都涌向稻禾香,让店小二忙得不可开交。

    然而稻禾香里头,连接着供主子居住的私人宅院一样也是嘈杂不已。

    「小姐,不好了!妳快来看看!」王掌柜迈动短小的胖退,在屋内大吼大叫。

    「王掌柜,你喊什么呀?小姐正在里头查帐簿呢,请你安静一些好吗?」知秋从书房走出来,语带责怪的说。

    自从老爷红金一年前过世后,留下大少爷与小姐两人,大少爷从小好吃懒做又爱赌,偏偏每赌必输,让人为之气结。

    幸好老爷事先立了遗嘱,将名下一栋位在京城南郊的宅邸与一半的财产留给儿子,其余的财产全归女儿红桔所有,包括稻禾香。

    从此,红桔每天忙着稻禾香的工作,从早到晚,没有休假日。

    「我当然知道小姐在算帐,但是事态紧急,知秋,妳就行行好,到书房里跟小姐通报一声,好吗?」

    外头的声响让红桔没有办法专心查帐,放下笔,走出书房。

    「王掌柜,怎么了?」红桔穿着淡蓝色的衣裙,在正午阳光的照射下,白皙的小脸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小姐,是这样的,方才在厨房当学徒的小张到米仓取米,发现里面的米全没了。」王掌柜紧张不已。

    没有米,稻禾香今天还做什么生意?

    「米没了?」红桔诧异得圆睁美眸,「怎么可能会没有米?」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昨夜打烊后,小张有到米仓去清点库存,他说还剩下一百八十包的米,今天却全没了。」王掌柜一边擦汗一边说话。

    「这该怎么办?好端端的,米怎么会不见?总不会米自己长脚跑出去了吧?」知秋紧张的看着红桔,「小姐,怎么办?没有米,怎么做生意?」

    「知秋,别紧张,让我想一想。」红桔拍了拍知秋的手,顿了下,然后看向王掌柜,「掌柜,请问,厨房里还剩下多少米?」

    「小张说厨房里的米只能再撑七日左右。」

    「七日?」拧了下柳眉,红桔思索一会儿,「咱们赶紧跟米商订米,看他们赶不赶得及在米用完之前送到。」

    「这……」王掌柜的五官皱成一团。

    「怎么了?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红桔偏着头追问。

    「小姐,那米……不是说订就能订得到。」王掌柜欲言又止。

    「我不管,就算订不到,我也要订到。」身为稻禾香的老板,她没时间犹疑了,得赶紧处理好这件事情。

    红桔转身回到书房,取出父亲留下的本子,里面记载了配合厂商的联络方式,可是她左翻右翻,怎么也找不到购买稻米的方式。

    「咦?为什么父亲没有记载稻米该在哪里买?」

    红桔知道稻禾香最大的卖点之一,便是那好吃到令人竖起大拇指的稻米,在她接手餐馆时,稻米的库存量还足够撑两年有余,因此她没有仔细留意。

    只是今天稻米不翼而飞,她才赫然发现,购买稻米的方式竟是一个谜团。

    「小姐,卖稻米的商家……」红桔是他从小看到大的,现在她一脸担忧,王掌柜好不忍心,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王掌柜,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快说呀!」知秋沉不住气了,若是不赶快找到卖米的商家,稻禾香七日之后就无法开门营业了。

    「其实卖稻米的地方是在……」王掌柜低垂着头,面露歉疚。

    红桔与知秋全神贯注,聆听他所说的话,没有留意他的神情。

    老爷,对不住,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所以只好跟小姐说了,希望您在天之灵别责怪我。王掌柜不断的在心底道歉。

    ★★★

    两道娇小的人影撑着伞,遮蔽正午毒辣的阳光,缓缓的走出城门,直往东方走去。

    眼前是一大片草地,草地中央因为长年有人行走的关系,自然形成一条蜿蜒的步道,只不过望不到尽头的道路让知秋十分颓丧。

    只怪稻禾香生意兴隆,一时之间找不到人手出来买米,不得已,老板只好偕同丫头出城与米商接洽。

    「小姐,这条路好像没有尽头耶!」知秋噘起小嘴,望向前方。

    王掌柜有没有说错?什么叫做出了城门往东走,最后会看到一大片的农地,只要在那里找个人问问就知道了?

    「王掌柜都这么说了,当然一定找得到那个人。」纤细的红桔穿着淡蓝色衣袍,微风轻吹,衣裙飘飘,美得宛如仙人。

    她看向前方,毫无尽头的道路不就像她的未来吗?

    自从父亲过世之后,年仅十九岁的她扛起稻禾香这块父亲努力建立的招牌,日复一日的辛勤工作,深怕毁了父亲对她的殷殷期盼,以及稻禾香所有员工对她的仰赖。

    一年过去,虽然工作日渐上手,但她失去的是与姊妹淘闲话家常的时间,也失去了外出与人交际的机会,每每夜深人静时,她独自待在房里,便会感觉到寂寞的浪潮侵袭而来。

    那不是少了男伴的寂寞,而是少了能说体己话人选的寂寥。

    约莫半个时辰过去,好不容易,她们总算看到了王掌柜所说的农地。

    「天呀!好美的地方。」知秋看着金黄色的山坡,不由自主的赞叹。

    放眼望去,满山坡的金黄稻穗层层堆栈,像是通往仙池的金色阶梯,三三两两的农民穿梭其中,一派优闲的唱着歌曲。

    当微风吹起,红桔还能闻到芳香的稻子味道,瞬间,冲散了她这些日子来的疲惫,忘记所有的颓丧。

    「这个地方有如人间仙境。」能住在这种地方的人还真幸福。

    三名妇人手上各自挽着竹篮,一边愉悦的说话,一边缓缓的朝她们两人走来。

    没想到不过是半个时辰的路途,城门外与城门内竟会是如此的不相同。城门里,每个人汲汲营营,只想赚取更多的钱来满足自己;城门外,居民笑逐颜开,优游自在的徜徉在天地间。

    「请问,妳们知道梁家庄的当家在哪里吗?」直到妇人们靠得够近了,红桔率先轻声询问。

    其中一名胖妇人上下打量红桔,疑惑的问:「请问妳是来买米的吗?」

    「是。」红桔愉悦的回话。

    太好了,原来王掌柜没有说错,这里果然有贩卖稻米,所以她并没有找错地方。

    「我想这次妳恐怕要扑空了,现在已经没有米可以卖了,若妳要购买,还得排队等三年。」胖妇人扼腕的说。

    「可是方才我一路走来,瞧见农人们正在收割一部分的稻米,难道那些米无法卖给我?」红桔一脸不解。

    「小姑娘,我们真的没有米可以卖给妳了,农人们正在收割的稻米,都是人家在三年前下的订单,真的没办法卖给妳。」

    红桔的心瞬间往下沉。

    胖妇人看着红桔。前几天有商人不辞千里的从边疆来到这儿,这回又来了两个娇滴滴的姑娘,但她就是不懂,米仓里明明还剩了些上一季收割的稻米,但梁尚维怎么都不肯出售。

    有钱不赚的当家,让她十分不解,但梁尚维是丈夫的老板,她也不好说什么。

    「小姐,怎么办?真的没米了。」知秋神情惊慌的开口。

    「知秋,妳别慌。」红桔拍了拍知秋的小手,眼神坚定的望着妇人,「可以麻烦妳带我去见梁当家吗?抑或是妳指个方向,让我去找他也行。」

    为了稻禾香,她绝不可能轻易的放弃。

    「小美,就告诉这位姑娘吧!」旁边的另一名妇人用手肘推了推胖妇人。

    「好啦!」胖妇人一来拗不过其它人的鼓噪,二来她瞧眼前的姑娘有些眼熟,于是决定当个坏人,就算事后当家骂她总是替他添乱子也认了。「妳一直往前走,约莫一盏茶的时间,会看到一个村落,其中有一座红色屋瓦的四合院,四合院中央正在晒谷,那就是梁当家居住的地方。」

    「谢谢妳。」红桔开心的说。

    「快去吧!梁当家现在应该在家里才是。」胖妇人跟另外两名妇人缓缓的离开。

    「知秋,我们也快去吧!」红桔斗志激昂,深信只要有诚意,一定能打动梁当家,让他出售稻米。

    绝对不能因为米的问题影响了稻禾香的营业!这是她的使命,也是她的负担。

    当父亲决定将稻禾香这块招牌传承给她时,不只代表了父亲对她的信任,也代表了父亲对她的肯定。

    望着眼前的绿色草地,其中混杂了些许枯黄,红桔知道,她的未来就在前方。

    突然,胖妇人停下脚步,迅速转身,看着快步往前走的红桔与知秋,大声喊道:「请问这位姑娘……」

    红桔神情疑惑的转身,看见胖妇人满脸诧异,不禁露出微笑,「请问有何指教?」

    「妳……妳是红姑娘吗?」胖妇人怯怯的开口。

    「咦?妳认识我?」红桔不懂,她与胖妇人素昧平生,为何她会知道她的姓氏?

    「我果然没有看错。」胖妇人喃喃自语。

    另外两名妇人的眼神也变得黯淡。

    「怎么了?」红桔拧起眉头。这是怎么回事?眼前的三名妇人都认得她,而她却是一个都不认得。

    「没什么,妳别介意。」胖妇人急忙摇手,「红姑娘,快去找当家吧!如果迟了,他可能会到处巡视稻田。」

    红桔虽然觉得妇人们的态度有些怪异,但是她不方便多问什么,只好点了下头,便转身离开。

    「真是奇怪,为什么她们会认得小姐?」知秋不解的问。

    「我也不是很清楚。」红桔尽管心生疑惑,但是任务还未达成,她不想多费心思去思考其它事情。

    ★★★

    顺着胖妇人所指的方向往前走去,不久,她们果真发现一座红色屋瓦的四合院,中央有一大块空地,约莫十个男人正辛勤的翻动稻谷。

    「小姐,就是这里了吧!」知秋一边拭汗一边看着四合院里头。

    「咱们进去问问。」红桔点头,走进四合院,柔声的说:「不好意思,打扰了。」

    所有的人都停下手边的工作,转头看向她。

    面对这群裸着上半身的男人,红桔有些羞窘,但还是鼓起勇气开口,「请问梁当家在吗?」

    众人沉默不语,互相交换眼神。

    「怎……怎么了?」红桔不解的问。

    难道两个女孩子来找梁当家很奇怪?要不然他们怎么会是这样的反应?

    「没……没什么。」小丁最先回过神来,急忙放下锄头,抓抓头,「当家出去了。」

    「出去了?」红桔微蹙眉头。看来她来得不是时候。

    「我现在就去找当家。」小陈赶紧放下锄头,冲了出去。

    红桔还来不及说声谢谢,就被小丁和其它人请至屋内,每个人都露出雀跃的笑容,一下子要她坐,一下子要她喝茶,过一会儿,还有人端出点心让她享用。

    公主的待遇也差不多如此吧!红桔心想。

    「这里的人好爇情。」知秋一边吃茶点一边小声说话。

    「嗯。」这种感觉,红桔好不习惯。

    不过半盏茶时间,屋外传来小陈的大吼声。

    「当家回来了!当家回来了!」

    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拉长颈子,看向门口。

    红桔与知秋也不好意思坐着,跟着站起身,往门外看去。

    小陈气喘吁吁的冲进屋里。

    所有的人立刻围了上去,你一言、我一句,问的全都是──

    「当家在哪里?」

    「后头!在后头呢!」小陈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那当家知道……」

    小陈打断小丁的话,「知道!当家知道是红姑娘来了!」

    红姑娘?红桔拧起眉头。

    为什么这里的人都认得她?奇怪了,她从未来过这个地方呀!

    这时,一道高大的身影缓缓走入屋内,挡住了由外头逦迤而入的阳光。

    红桔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隽朗的面容,深邃的黑眸,高挺的鼻梁,微抿的薄唇,身后的过肩长发随意的束起……这样高大的年轻男子就是众人口中的梁当家?

    梁尚维看着那娇弱的身影,穿着淡蓝色衣裙的她比他记忆中的她更加水灵,负在身后的大手紧握,指尖深深的陷入手掌里,唯有如此,才能压抑想紧紧拥住她的冲动。

    两年了!稻子绿了又黄,黄了又绿,看着日升日落,一日复一日,身旁总是少了她的陪伴,他真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勇气面对寂寥,以及对她的深深歉疚。

    「妳……」梁尚维不确定的开口。

    他的心是雀跃的、是担忧的、是愧疚的,矛盾思绪在脑海里翻涌,黑眸直视着她灵动如昔的美眸,等着她说话。

    「请问你就是梁当家?」红桔用眼神扫过在场所有的人,没有错过那群她根本不认得的陌生人小声的发出叹息。

    她有说错话吗?

    眼前的梁当家,她根本就不认得,为什么他们却因为她的问话而感到扼腕?难道她应该要认识他?

    「我就是。」梁尚维的眸底闪过一抹落寞,随即以温柔的目光盯着她。

    红桔微微一笑,朝他欠个身,缓缓的说:「你好,我在京城里开了一间名为稻禾香的餐馆,今天我来这里,是想跟梁当家打个商量。」

    他的视线彷佛带着火焰,似乎想将她看穿,令她十分不自在。

    「商量?」梁尚维扬起一边眉头。

    他在希冀什么?她早已忘了他,这件事他在两年前就已知晓,不是吗?

    梁尚维扬起嘴角,笑容里隐寒着几不可察的苦涩,「打什么商量?说来听听。」

    他愿意听她说话,表示成功一半。

    红桔绞扭着衣袖,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是这样的,家父生前向你购买稻米,今天掌柜发现稻米的库存量不够了,所以想请你将稻米卖给我们。」

    「据我所知,贵店的稻米库存量应该还能撑过后年稻米收成。」梁尚维知道自己太过躁进。

    每个夜里,他总是会拿起帐簿,细数稻禾香何时要进货,届时他就有机会见到她了。

    没想到这个日子来得这么快,快得他猝不及防。

    「这……」红桔的眼眸变得黯淡。

    其实每个知道稻米不见的人都明白,那一百八十包的稻米绝对不是自己长脚走出去,只不过这话太难听,没有人肯说出口。

    梁尚维看见她一脸为难,于是微微笑着,没有追问的打算。

    「梁当家,我们言归正传,请你将稻米卖给我们,店里的稻米大约只能再撑七日了。」

    「可是……」梁尚维的眉头微皱。

    原本围在两人身旁的众人面面相觑,有默契的鱼贯走出屋子,还顺便将知秋带出来。

    红桔看着梁尚维的脸,在充足阳光的照耀下,她发现他有一张黝黑却俊朗的面容,眉宇总是忍不住轻拧,模样像是在思索。

    这样的眼神,如此深邃的眼眸,她总觉得好熟悉,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我得说实话,上一季收成的稻米所剩不多,是准备给村子里的人过冬用的,这一季收成的稻米也被其它商家订购一空,所以没有多余的稻米可以卖妳。」

    「这……梁当家,难道你不能帮忙调度一下?」她紧抿唇瓣,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梁尚维于心不忍,暗暗盘算着米仓里的库存量,思考自己该怎么办,才能帮助她渡过难关。

    就在思索之际,他不经意的抬眸,看见午后的阳光投射在她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光晕,美得令人无法移开眼。

    粉嫩的丰唇总是透出香氛,乌黑的长发时时刻刻都带着花香味,那双灵动的眼眸让他感觉被她瞧着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

    曾经,他以为这一切会专属于他,但是从那一刻起,她是他永远都触碰不到的仙子。

    不!他不要!

    只能远远的望着她,佯装和她不期而遇,却再颓丧的发现,她根本就不认得他,这样的日子,他不想再过了。

    就让他自私一次吧!

    梁尚维的思绪不断的翻涌,最后凝聚成不可思议的勇气。

    「我可以把米卖给妳。」他的嗓音低哑,彷佛在说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真的?」红桔喜出望外。

    出门前,她曾听王掌柜说,梁尚维不是个会轻易卖米给别人的人,所以要她做好心理准备。

    不过,王掌柜又语带保留的告诉她,也许因为是她,所以梁尚维会轻易的将米奉上。

    原来梁尚维的行径是第二个假设!

    「只要姑娘答应我一件事,往后梁家庄会无条件的奉上稻禾香需要的稻米,同时承诺梁家庄的稻米在京城里只卖给稻禾香,让稻禾香做独门生意。」他说得既缓且沉,给她时间好好考虑。

    他开出的条件实在是太美好,让红桔十分兴奋。

    她发光的眸子告诉他,她十分有兴趣听他的条件。

    「梁当家,你说,我洗耳恭听。」

    梁尚维望着她,黑眸闪过一丝犹豫,旋即露出坚定的神情。

    「嫁给我。」

    ★★★

    什么?嫁给他?

    红桔的脑子里乱烘烘的。

    难道她要为了米嫁给他?

    「妳没有听错,我的条件很简单,就是请妳嫁给我。」梁尚维发现她流露出诧异的眼神,再次强调她没有听错,而他也没有说错。

    她惊愕的小脸对上他坚定的俊颜,剎那间,她总算知道他是认真的,并不是在说谎。

    「我不懂,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提议?」红桔很确定自己并不认识眼前的男子。

    婚姻是终身大事,难道他能够说成亲就成亲?

    红桔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在那一瞬间,梁尚维的眼沉了下来,接着黑眸望着她,但似乎看的不是她。

    「我只是……」梁尚维顿住。

    只是什么?他只是想娶她?想要疼她?想要再续前缘?

    其实说穿了,只是他的自私,企图要剥夺她的幸福。

    「我只是想成亲。」跟妳。

    他说得坦白,却又隐藏汹涌的情感。

    「咦?」她的柳眉微微皱起,「梁当家只是想成亲?」

    所以他并不是对她一见钟情,因此才想要冒着根本不熟稔的风险而娶她为妻?

    莫名的,红桔的心燃起怒火。

    她不知道为何恼怒,也许是因为自己被当成「我只是想成亲」这句话的牺牲者。

    「是,我想成亲。」梁尚维的心跳有如擂鼓,一个不小心,心脏就会蹦出胸口,但是面容维持一贯的沉稳冷然。

    毫无忌惮的望着她,是他期盼了两年的愿望,他的心怎么不会因此而颤动?

    她是不会明白的,而他也不可能会让她有机会明白。

    方才小陈气喘吁吁的跑来找他,对他说:「她……她……她来了。」

    只有天知道,他的双膝发软,差点就承受不住的跪在地上,大声感谢上苍垂怜,让她总算是能来找他了。

    「若是姑娘需要考虑的时间,我可以理解。」

    他的一颗心紧紧揪着。她曾经抱着他,一声声的告诉他关于她的爱情,说她的心在他身上。

    嫁给梁大哥是我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

    她这般说过。

    梁大哥是我唯一的丈夫,除了梁大哥,我谁都不要。

    她这样告诉他。

    现在呢?站在他面前的她,是用着对待陌生男子的谨慎态度面对他,没有拥抱,没有亲吻,有的只是她的戒慎,这要他如何承受?

    往昔的爱恋、从前的承诺,轻烟一般飘散在大地之间,远远的、渐渐的消散在空气中,被世界纳为己有,连一点点都不肯留给他。

    「我……」红桔望着他深沉的黑眸,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现在的她日日夜夜忙得昏天暗地,根本没有时间认识男人,而父亲已经过世了,娘亲也在她孩提时天人永隔,她唯一的大哥却是……

    日日夜夜,她蓦然回首,总是发现只有一盏烛火陪伴着她。

    瞅着梁尚维,她发现他生得真的十分好,刚毅的眼眸里有着藏不住的温柔,高挺的鼻梁,时常抿着的薄唇,以及那宽阔的胸膛和黝黑的皮肤,看起来就像个实在、老实的农家子弟。

    她想,他应该是个好人吧!

    而她真的也需要一个亲人,一个能保护她的亲人。

    「我答应你。」红桔蠕动粉唇,轻轻说出允诺,那轻柔的声音却震撼了他。

    「妳答应了?」

    「嗯,我想我也是二十岁的大姑娘了,是该成亲了。」她点点头,没有羞赧,口气彷佛平时与菜贩谈价钱时那般平稳冷静。

    这只是一桩交易。她不断的这样告诉自己。他需要一个妻子,而她需要一个丈夫,这样的交易十分成功。

    梁尚维微扬嘴角,直盯着她,「既然姑娘愿意嫁给我,我明日就请媒婆上门提亲。」

    他狂喜不已,等了这么久,她总算还是回到他身边。

    虽然是用他最不想看见的办法,让她实现曾经对他许下的承诺,但是只要能日日夜夜看见她,就算她爱他不如往昔,他一点也不在意。

    只要有她,就已足够。

    「不必请媒婆了,就算梁当家欲来我家提亲,应该也找不到长辈。」红桔水灵的瞳眸变得黯淡,「请你选一个良辰吉日,再至稻禾香告知我便成。」

    「我明白了。」梁尚维没有多问,因为他是明白的。

    对于他的言简意赅,她没有太多的想法,认为他只是想讨个妻子,至于夫妻的感情如何,就不是他重视的部分。

    要不然他对于婚姻怎么会如此随意?随意到找个女孩就要成亲,随意到允诺她所有的事情。

    不过这也罢了,红桔对于家庭没有抱持任何积极态度,能够找到一个将来的伴侣也就够了,至于情、爱,那是后话。

    「天色已晚,我送姑娘回去。」梁尚维眼看天色渐渐呈现昏黄,知道是该让她回家的时候。

    红桔看向窗外,天色的确有暗下来的趋势。

    「那就麻烦梁当家。」

    既然他即将成为她的丈夫,那么她就不必跟他太客套了,毕竟只有知秋跟她一起出门,两个女孩走暗路的确很危险。

    「嗯。」梁尚维微微勾起嘴角,做了个请的动作,让红桔先走,他殿后。

    一走出屋子,红桔瞧见知秋坐在藤椅上,一手捧着香茗,一手拿着糕点,开心的大快朵颐,忍不住开口,「知秋,咱们该回去了。」

    知秋急忙放下手中的食物,站起身,跑到小姐的身旁,「小姐,妳谈妥了吗?」

    「嗯。」红桔没有透露方才的谈话内容,毕竟她是为了稻米才答应嫁给梁尚维,这件事若是被知秋知道,她铁定会在众人面前哇哇大叫。

    「该走了,红姑娘请。」梁尚维适时插话。

    「麻烦当家了。」红桔点了下头,带着知秋走在前头。

    他亦步亦趋的跟在她们的后头,牢牢的盯着红桔纤细的背影,朝京城走去。

    看着她随着走动而摆动的小手,他不禁回想起当年他曾经牵着她的手,那时的余温似乎还在他的手掌里发爇。

    梁尚维低头望着自己的大掌,空荡荡的,有如这两年他想要做什么,却什么也抓不住那般空虚。

    挤出苦涩的笑容,他知道自己不该奢求太多,毕竟她能够在未来的日子里成为他的妻,就已经是上苍对他的宽容。

    ★★★

    入夜时分,红桔等人回到京城,稻禾香早已打烊,安静得让人无法想象白日的座无虚席。

    梁尚维坚持送她们两人到红府大门口,然后踏着月光,在城门关闭前离开。

    虽然稻禾香与红府连成一栋,但是为了红家人的出入方便,红府在南侧辟了一道门,而餐馆的迎宾大门则是面向龙门大街,方便客人上门用餐。

    红桔看着他高大的身躯消失在转角,眼神却怎么也收不回来,思绪不晓得飘到哪里。

    「小姐,进门了。」知秋出声提醒。

    红桔回过神来,转身看着知秋,笑说:「嗯,累了一整天,是该好好的休息。」

    主仆两人顺着回廊来到红桔的房间,这一路上,除了遇见管家外,偌大的家安安静静的,彷佛没有人烟。

    红老爷过世后,接着大少爷又被赶出家门,这个家除了红桔与知秋外,只有一位老管家和几位奴仆,尤其是入夜后,贴心的红桔总是要他们早早去休息,所以这个时间要在家里遇见人实在是很难。

    红桔回到房里,看见桌上摆放着三菜一汤,尽管已经微凉,还是散发出可口的香味。

    知秋走进位在房间一隅的沐浴间,浴盆里注满洗澡水,她伸手探水温,发现水已经不爇了。

    「小姐,我帮妳把洗澡水爇一爇好吗?」

    红桔也走入沐浴间,「不必了,洗澡水还冒着烟呢,这样就行了。知秋,妳也累了,快点回去休息,明日还有许多工作等着妳。」

    「我想要陪小姐直到入睡。」知秋噘着嘴,态度十分坚持。

    「可是今天已经够折腾妳了。」

    「怎么会呢?我只当今天是出门踏青。」知秋绽放笑靥。「自从老爷过世后,我就没有跟小姐出门走走了,每日都陪小姐待在餐馆里工作,所以今天可以出门,我好开心。」

    红桔但笑不语,褪下身上所有的衣物,一脚跨入浴桶里,柔白的身躯滑入水中,温水像温柔的大掌轻抚着她,忍不住逸出叹息声。

    知秋蹲在红桔的身后,扬起暧昧的笑容,边帮她按摩肩头边问:「小姐,妳会不会觉得梁当家长得好英挺?」

    一听「梁当家」三个字,红桔的肩膀忍不住缩了一下,脑海里霎时浮现梁尚维俊挺的面容。

    「梁当家的确是长得很俊。」

    「小姐跟梁当家站在一起,我怎么看,都觉得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知秋真的这么认为。

    红桔差点岔了气,转头瞪了知秋一眼,「知秋,妳说什么浑话?」

    「我说的可是事实。」知秋急忙反驳,「不是我爱管闲事,小姐已经二十岁了,是该嫁人的大姑娘,若是对梁当家有不错的印象,应该要好好的把握,我愿意替小姐制造机会。」

    「知秋,我……」红桔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她已经将未来允诺了梁尚维。

    知秋以为小姐害臊了,急忙开口,「大少爷不时跑回来跟妳要钱,不然就是大闹餐馆,我觉得小姐应该要找个妳喜爱的男人嫁了,让那男人保护妳不受大少爷的欺负。」

    「大哥没有欺负我。」红桔淡淡的说。

    「没有欺负?大少爷不时跟妳要钱,要不到钱就对妳大吼大叫,不然就是乱砸餐馆里的东西,这叫做没有欺负妳吗?」知秋一说到大少爷红仕仁,便满肚子火气。

    「知秋,妳太大声了。」红桔小声的制止,毕竟红府的人们都已经睡着,除了虫鸣声,四周一片安静。

    「我说的是实话,每个人都是这般认为,所以我不怕别人听见。」知秋越说越恼怒,「其实今天米仓的米全都不见了,虽然没有人说话,但是每个人都心知肚明,一定是大少爷偷拿去当铺典当,筹钱赌博。」

    「知秋,好了。」红桔拧着眉头。

    这些事,她怎么会不知道?她不说,是因为那人是她的大哥,是她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呀!

    知秋瞧见红桔的神情透露出些许的伤痛,知道是自己踰矩了,「小姐,对不住,我错了。」

    「知秋,没关系,妳的好意,我都清楚。」红桔笑着拍了拍她的小手,要她放松心情,「咱们不说这些了,说些别的吧!」

    「嗯,那……我可以问问今天妳与梁当家谈得如何吗?」

    「谈成了,梁当家允诺我,要将他现有的稻米在最短的时间内送来稻禾香。」只不过她没说出将要付出的代价。

    「真的?」知秋喜出望外,「梁当家对小姐真好,我听小陈哥说,许多人都来向梁当家购买稻米,可是他坚持不肯卖,所以……」

    「所以什么?」红桔瞇起眼,看着知秋暧昧的笑容。

    「所以梁当家也许也对小姐很有兴趣。」

    「也?这是什么意思?」

    知秋望了望四周,贴近红桔的耳朵,小声的说:「小姐,我跟妳说喔,我今天不是被拉到外头吗?所有的人都围了过来,你一言、我一句的询问有关妳的事情,让我觉得他们好像都很喜欢妳。」

    当时她一手捧着茶杯,一手拿着糕点,却没有时间吃喝,因为大家一直询问关于红桔的事情。

    「所有的人都在问我的事情?」红桔拧起眉头,陷入沉思。

    其实她一踏入梁家庄所有的土地后,就发现一件奇妙的事情。

    彷佛梁家庄所有的人都认识她,就连梁尚维也是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瞧她,但是红桔很确定自己是第一次来到梁家庄,也是第一次看见那些人。

    「知秋,妳会不会认为他们好像全都认识我?」

    「我也这么觉得。」知秋用力的点头。

    红桔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来,最后突然领悟。

    「我知道了,一定是爹生前都跟梁家庄交易,所以有些送货来家里的梁家庄人见过我吧!」

    「也许是这样。」知秋恍然大悟。

    红桔望着窗外的明月,脑海里蓦地浮现梁尚维的面容。

    他可能认得她,或许是他来送货时,抑或是来稻禾香取货款时,瞧过她。

    只不过瞧了她几眼就愿意娶她,这不像是严肃的梁尚维会做的事情。

    罢了!别再去想了。

    红桔闭上眼,想要好好的休憩,她已经累了许久,真的应该找个人替她分担工作,她相信梁尚维会是个很好的人选。

    不知道为何,她就是这般想。

    ★★★

    树上的鸟儿啁啾,龙门大街经过一夜的寂静,又因阳光照耀大地而开始嘈杂。

    稻禾香还未到开门的时间,不过里头早已是闹烘烘。

    厨房里,蒸笼正冒出源源不绝的白烟,菜刀利落的在砧板上切菜的声音,厨师的大叫声,学徒的急忙应好,让早晨的稻禾香依旧是不得清闲。

    「小姐,妳快来呀!」知秋一边奔跑一边大叫,完全忘了礼教。

    红桔一大早便起床,现下坐在书房里核对昨天未完成的帐目,拨着檀木算盘的纤纤手指顿住,抬头看向屋外。

    不出她所料,不消多久,知秋冲冲忙忙的跑进来,一手撑着书桌,拚命的喘气。

    「小……姐,外面……梁……」知秋平常鲜少跑步,喘得完全无法说话。

    「妳说什么?」红桔微笑的看着她,感到有趣极了,「先顺顺气,再说话吧!」

    「不……」知秋摇摇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往外拖。

    「知秋,等等呀!」红桔无法让她松手,只好起身,跟在她的后头,「我的帐还没有算完,现在是要到哪去?」

    「别……管这么……多……」知秋一径大步往前走。

    红桔拗不过她,只能跟着她穿过重重回廊,越过道道拱门,最后终于来到红府后门。

    好不容易,知秋终于停下脚步。

    此时,红桔才有机会看向前方,赫然发现王掌柜和许多家仆聚集在后门外,不知道正在讨论什么事。

    她缓步上前,一道高大的身形随即映入眼帘。

    梁尚维?

    红桔不明白,一大早的,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据她了解,现在是农人忙着收割的时候,他怎么会有时间来家中?

    梁尚维看见站在不远处的红桔,她穿着鹅黄色衣裙,黑发上插着一只简单的木簪,剩余的及腰黑发披散在身后,随风飘荡,美得有如仙人。

    他的一双黑眸瞬间变得柔和,贪看着她运动过后的泛红容颜,一时之间忘了开口说话,直到她走近自己,这才回过神来。

    「梁当家,你早。」红桔笑着跟他打招呼,因为她的身高只到他的胸膛,因此必须仰起头望着他。

    「妳好。」梁尚维低头看着她。

    「敢问梁当家,你今天前来的目的是?」

    他露出几不可察的浅笑,微抬下颚,朝身后点了下。

    红桔顺着他的指示往他的后头看去,看见一辆马车,以及一匹高大的黑色骏马。

    「这是?」她不明白,疑惑的看向梁尚维。

    「扣除庄里需要的稻米,我昨夜算了算,还剩下五十三包稻米,今天全都送过来。」梁尚维说得云淡风清。

    他从昨夜忙碌至天明,才算出能拨给稻禾香的稻米,又狠下心多怞了几包原先准备送至偏远地带震灾的稻米,总共五十三包,这不仅仅是救急用的稻米,也是他对她的心意。

    红桔霎时瞠目结舌,不知所措。

    她还以为他会在过些时日才能拨冗将稻米送来,正在发愁,没想到他的动作如此迅速,解决了她的燃眉之急。

    「梁当家,真的很感谢你。」她无法清楚的表达心中的谢意。

    「不会。」梁尚维嘴角微扬,隐寒着没人看得出来的苦涩。

    他为她做这些事,还不足以弥补他曾经带给她的伤害,只要能为她做的事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他没有二话,绝对替她办得妥贴。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666dus.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