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如果不是你 > 第1章
    花会枯萎。

    人呢?是否也会在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中枯萎、丧失生气?

    她,周韦彤,今年二十八岁,正处在这个社会所歌颂的「轻熟女」年龄,西方人定义的Childwoman,染上些许岁月风霜,却仍保持赤子之心,像孩子似的可爱俏女人。

    年过二十五,不到三十,不是那种未经世事的年轻,也不急着老,跟天真说掰掰,但仍不想在肩头扛上世俗的责任。

    轻熟女,是浪漫的、爱娇的,有点世故,不失纯真,绽放的是最甜美的风采,迷死一卡车男子。

    轻熟女——不是她!

    周韦彤瞪着镜中的自己,总是在清晨初醒时乱翘的发尾,玻璃镜片后迷迷糊糊的眼神,一夜缺水而干涩的唇瓣,以及身上宛如梅干菜般绉巴巴的T恤睡衣。

    与其说是轻熟女,不如说是鱼干女,更精确地比喻,或许该说她是在生活中逐渐干枯黯淡的腐朽女。

    她在枯萎、腐朽,很快就会成为一具木乃伊,躺在人生无聊且制式的棺材里。

    而且,大概不会有人在坟前为她献上一束鲜花……

    「彤彤!」一道精神饱满的声嗓,唤回她迷离的思绪。

    是妈妈。

    她轻轻叹息,收回凝在镜面上的目光。

    「彤彤,妳起床了没?妈妈要出门了唷!」周妈妈来到女儿卧房门口,笑容满满。

    「妳要去哪里?」

    「今天便当店休假,我跟几个朋友约了去桃园爬山赏桐花。」

    爬山赏桐花?真好!

    周韦彤打量妈妈的穿著,黑色缀亮片斜肩长版T恤、碎花超短裙加黑色七分内搭裤,五十岁的娘亲竟然打扮得比她这个女儿还青春活泼。

    「妳穿这样去爬山?」

    「对啊,好看吗?」周妈妈春风洋溢地转个圈。

    「是不难看,可会不会太……」风蚤?

    「太怎样?」

    「没事。」周韦彤忍住挑剔的评论。

    周妈妈却彷佛猜到她未竟的言语,笑着眨眨刷上浓浓睫毛膏的眼眸。「今天老张跟阿荣都要去,妳娘我当然要穿漂亮一点喽!」

    「是喔。」

    老张跟阿荣都是妈咪的追求者,正确地说,还要加上便当店前不久刚刚离婚的老板,三个老男人,有空便绕着她娘转,犹如蜜蜂争着在花朵上采蜜。

    「我说女儿。」周妈妈见她无精打采,伸手捏她柔软多肉的双颊。「妳啊,不要才二十八岁就好像一只脚踏进棺材了好吗?要懂得打扮自己,享受人生!有空也交几个男朋友,出去约会逛街啊!」

    「我有男朋友啊。」周韦彤撇开脸蛋,柔柔被母亲捏痛的颊肉。

    「呿!」周妈妈不屑地冷嗤。「妳说那个死小子黄凯超?他哪能算是男朋友啊?我看他是大少爷,妳是小女佣,专门帮他整理家务的,而且还不能天天出现,每个礼拜算钟点,最好笑的是还不给钱!」

    「给什么钱啊?」周韦彤蹙眉。「我是他女朋友,帮他打扫一下屋子也没什么。」

    「所以才说妳是免费钟点女佣啊!」周妈妈拍了下女儿后脑勺,神情超无奈。「我都不晓得妳怎么会这么死心眼,偏要认定那小子?」

    「爱上了没办法啊……」

    「爱?你们哪叫谈恋爱?那只是习惯跟方便!」

    「好了,妈,妳不是要出去吗?快走吧,不然来不及了!」周韦彤不想跟娘亲争辩,急着推她出门。

    「那妳呢?好好一个礼拜天,不会整天宅在家里吧?」周妈妈放心不下女儿,频频回首。

    「别小看妳女儿,我也有约会的。」

    「约会?跟那个死小子?」

    「不是,跟我高中同学。」

    「不会吧?两个月一次的『淑女生死斗』又要上戏了喔?」

    「没错,就是今天。」周韦彤深深地叹息。

    ******

    十八岁,花样的年纪,初初踏出高中校园的少女,各自奔向不同的前程。

    有人出国留学,玩乐兼念书,轻轻松松拿了个工商管理学位回来,进入家族企业担任公关经理。

    有人考上大学,苦读四年,又补习了两年,终于取得律师执照,现在在某上市公司担任法务顾问。

    有人大学念到一半辍学,结婚生子,嫁了个超级有钱老公,镇日逛街购物做SPA,享受贵妇人生。

    当然,也有人像她一样,迫于经济困境,不得不半工半读负担家计,奋斗十年,勉强小有积蓄。

    有房,跟妈妈合买的两房二手公寓,贷款还得付上二十年。

    有车,一辆破旧的小桃红机车,时不时就闹脾气,老爱半路抛锚。

    有男人,一个在竹科工作的工程师,人是无趣了点,但还算可靠。

    有工作,在出版社挂资深美编的职衔,总编对她颇为器重。

    说起来,她的成就也不差,但比起其它三位好朋友,她辛苦努力挣来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平凡可笑,毫不出色。

    她们三个是光鲜亮丽的名媛淑女,而她不过是个在陰暗处默默发霉的朽女。

    坦白说,她有点自卑,尤其每回跟她们聚会的时候,总觉得格格不入的自己是否误闯进某个不属于她的世界?

    「……啧,Liz还没来吗?」

    「她说今天要去听女儿的钢琴发表会,会晚点到。」

    「Rebecca呢?」

    「在那边讲电话,客户一直打来烦她。」

    「所以现在就妳跟我?」Cherry从名牌手提包里取出iPhone,一面点阅行事历,一面漫不经心地问:「妳点餐了吗?」

    「嗯,我点巧克力松饼跟咖啡。」

    「妳点巧克力?」Cherry扬起脸,眸光迅速扫过周韦彤一圈,跟着,朱红的唇角扬起暧昧的弧度。「我只要西泽色拉,还要一壶美容瘦身茶。」

    她已经瘦得像根竹竿一样了,还要再瘦吗?

    周韦彤咬咬唇,一面承接高中好友意味深长的眼神,一面扬手招来服务生,替她点餐。

    Rebecca讲完电话,回到座位上。「Cherry,妳来了啊。怎样?上次我介绍妳买的股票,还可以吗?」

    「不错啊,涨了将近二十趴呢。对了,我最近还听说有一家电子公司……」

    两个女人热络地聊起股票经。

    周韦彤听不懂,只能安静地坐在一旁,她每个月赚的薪水都拿去付房贷跟保险了,连生活费都经常捉襟见肘,遑论投资?

    基金股票房地产这些热门理财话题,都跟她绝缘。

    半个小时后,Liz加入,话题从理财转到名牌,三个女人叽叽喳喳地交换心得,比较刚买的当季新款服饰或包包。

    还是她无法插嘴的话题。

    周韦彤拾起刀叉,百无聊赖地切着松饼,一口一口慢慢送进嘴里,就连她最爱的巧克力,此刻也刺激不了味蕾,提振不了她的精神。

    「对了,彤彤,妳最近还好吗?你们出版社有出什么畅销新书?推荐一下吧!」

    偶尔,其它人会察觉她的难以融入,好心地拉她一把。

    「妳少在那边装气质了!我看妳工作那么忙,哪有空读书啊?」

    「说的也是。我下礼拜又要到纽约出差,快累死了!」

    「我下个月也得跟老板去考察上海的公司。」

    她总是来不及爬进去,便又被放逐于圈子之外。

    久而久之,她学会旁观高中好友藏在亲热言语里的冷淡竞争,戏称每回聚会都是一场「淑女生死斗」,每个人都在比谁有钱有品味,生活过得更多采多姿。

    只有她很聪明地不炫耀不比较,或者该说,没什么可跟人家炫耀比较。

    毕竟她只是个出版社的小小美编而已,而且还是个在礼拜天会忽然被Call去加班的可怜美编——

    「为什么要我去?」接到主编的夺命催魂Call,周韦彤超哀怨,她起身对同桌根本没注意到她的其它三人歉意地点个头,悄然闪到餐厅角落,倚着下着流雨的玻璃屏风讲电话。

    「因为只有妳知道那份图稿放在哪里,交给妳办事我放心。」主编话说得好听,其实送一份图稿又何必劳烦到她?只不过其它人都会推事,只有她不会拒绝在美丽星期天加班的命令。

    算了,反正她也没其它事做,男友这周末回高雄老家去了,不需要她,而这场淑女午茶会,她的在场更显得多余。

    「那好吧,我现在过去……」

    *********

    「现在就给我解决这个问题!」

    屏风的另一面,严琛压低嗓音,对着手机怒吼。

    他身材挺拔,长袖衬衫半挽,系着一条细长的领带,下搭一条颜色褪得很自然的丹宁裤,强调紧实的婰部及修长的双腿。俊秀的脸上五官立体,一副有型有款的墨镜,掩去精明犀利的眼神,增添几许性感。

    只是那样出类拔萃地站着,便像足一座发电机,散射百万瓦电力,方圆三里以内,没有任何雌性动物能免于波及,甚至有数只雄性动物也被电到发晕。

    他稍稍扯松领带,这样简单的动作,也引来几声爱慕的叹息。

    「……没有可是!」他无视众人膜拜的眼光,继续对线路另一端发飙。「我看过那封面了,不行就是不行!我不管你打算怎么做,总之这期杂志今天晚上一定要进印刷厂,下礼拜二准时出刊,一个小时都不准延误——」

    对方一阵哀恳求饶,严琛冷笑地撇嘴。「我说的话曾经收回来过吗?」

    交涉中止,谈判结束,挂电话。

    严琛迈开长腿,绕过淅淅沥沥下着流雨的玻璃屏风,迎面一颗女性头颅硬生生地撞上来,正中他下巴。

    他吃痛,按柔下巴,好生不悦。「妳走路不看路的吗?」

    「对、对不起!」女人一时重心不稳,踉跄地伸手抓住他臂膀。

    他厌恶地瞪着那条胆敢「侵犯」他的手臂。他一向讨厌别人随便碰触自己,尤其是陌生女人。

    他用力扯下那条手臂,甩开。

    女人似是感受到他的鄙夷,略微尴尬地僵了僵身子,然后才伸手扶正被撞歪的眼镜。

    「抱歉,我不是故意撞到你的,你还好吧?」

    语落,她仓皇地扬起脸。

    严琛倏地倒怞一口凉气。

    他瞪着那张脸,一张苍白的素净的、说不上多好看的脸,还戴着一副廉价又平庸的黑框眼镜,这张脸给一百个男人看,九十九个都会说毫无魅力,却无预警地揪紧他心弦。

    只因为她看似平凡的五官,像煞一个人……

    「先生,你没事吧?」她见他面色凝重,担忧地扬嗓。

    他沈下眼色,突如其来地扣住她手腕,霸道地质问。「妳——叫什么名字?」

    「我……」

    **********

    周韦彤转身就逃。

    那男人是谁啊?神经病!哪有人这样问别人名字的?他以为是法官审问犯人喔?

    只不过是稍微撞了他一下,瞧他身强力壮的,应该也没被她撞出什么毛病,要她留名做什么?难不成想要求赔偿?

    还是快溜为妙!

    趁他不备,她挣脱他,慌忙逃离,一面柔着被抓痛的手腕,一面跳上她停在餐厅门口那辆宝贝小桃红机车。

    小桃红气喘吁吁,一路颠簸爬回出版社,她从档案柜里找出封印数个月的图稿,毫不耽搁,立刻又骑车上路。

    「i-Fashion」,曾经是两岸三地华人圈最具影响力的女性流行时尚杂志,近年来由于公司高层经营不善,财务发生危机,三个月前遭到亚洲一家大型出版集团收购。

    这家「联恩出版集团」,也是周韦彤公司的幕后大股东,也就是说他们出版社与这间杂志社属于同一集团,只是被归入不同的事业单位。

    据主编说「i-Fashion」出刊在即,封面却出了大问题,某篇专题也缺了一张重要的图,顿时整间公司人仰马翻,从各种管道调集资源,听说他们出版社曾经拍过类似的图稿,打电话来商借。

    于是她很认分地来到这间杂志社。时髦的办公室摆设令她咋舌,不愧是TW一流的时尚杂志,连公司装潢都不比寻常,走高格调路线。

    穿过一条宛如航天飞机隧道的长廊,她来到杂志社的心脏地带,人来人往,电话铃声此起彼落,人声鼎沸。

    「Vivi,跟模特儿联络上了吗?」

    「问问摄影师手上还有没有留其它照片……什么?!他出国了?」

    「印刷厂说最晚什么时候可以收件?」

    「我之前就说过,这字体不行,跟封面风格不搭……Shit!但是我们现在连封面都搞不定!」

    「Jason,摄影师怎么能出国?他昨天才把封面拍好,至少要等我们确认啊!」

    「之前总编说没问题的……」

    「可现在就是有问题,有大问题!等会儿老板亲自过来,看你们要怎么向他交代?」

    「那个『冷血阎罗』要来?!」

    众人惊骇,办公室瞬间沈寂,一片无声。

    连周韦彤都被震慑到了,虽是状况外,仍是感受到一股奇诡的紧绷,心脏不知不觉高悬。

    数秒后,震惊过去,一干人又开始忙碌,某个像是资深编辑的人走过来,她连忙递出图稿。

    「你好,我是春风出版社派来的,听说你们跟我们借图稿。」

    「春风出版社?」那名编辑似在状况外,接过文件袋,取出图稿瞄一眼,揪拢的眉宇瞬间松弛。「没错!这就是我们要的。」

    任务达成。

    她微笑想告退。「既然这样,那我先——」

    「等等,妳帮个忙!」那人拉住她,丢给她一迭资料,要她影印十份,等会儿开会要用。

    要她影印?她愕然。「可我只是来送图稿的啊。」

    「对了,顺便煮一壶咖啡,老板爱喝浓一点的。」那人根本没听她在说什么,很自然地使唤她,像使唤新来的小妹。

    她看起来这么不起眼吗?

    周韦彤苦笑,但也不抗议。她习惯了逆来顺受,更何况煮一壶咖啡也没什么。

    她左顾右盼,总算找到茶水间,又摸索橱柜,取出咖啡粉与糖罐奶精,在等候咖啡煮好的期间,几个杂志社员工进来倒茶倒水,谁也没多看她一眼,完全当她是空气。

    她默默地煮好咖啡,将咖啡壶及糖罐奶精放在托盘上,寻找会议室。

    一个打扮入时的女性员工匆匆经过。「闪开!别挡路!」

    她识相地缩进墙角。

    接着,另一个穿着有型的中年男子抱着一迭衣物奔过,好奇地瞥她一眼,旋即皱起眉头。

    「怎么会有人穿成这样啊?」他嫌弃地碎碎念,摇头闪人。

    她脸颊悄悄烘热。

    她在长廊来回走了两趟,不确定哪间才是会议室,正茫然时,一个转身,不意与某人相撞,咖啡壶瞬间歪斜,滚烫的液体准确地泼向对方。

    糟糕!

    她惊愕地瞪着对方的白衬衫染上难看的咖啡渍,接着液体顺势流下,相当地接近男人最宝贵的命根子……

    幸而对方反应还算敏捷,适时闪过,否则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妳搞什么?!」厉声咆哮。

    「对、对不起,我很抱歉,不好意思。」周韦彤羞愧地想钻入地洞,竟然好死不死差点烫伤人家的重要部位。「你没怎样吧?我不是故意的……」她频频道歉,直觉地伸手想帮男人拂去身上的咖啡液滴。

    「不准碰我!」他怒斥,躲她的手像躲某种世纪病毒。

    她窘迫地后退。

    男人蹙眉,取出手帕擦拭沾染衣物的液体,锐利的眸光不疾不徐地扫向她——

    「是妳?!」

    咦?他认识她吗?

    周韦彤困惑,推着镜架扬起眸,认清面前的男人后,心韵霎时跳漏一拍。

    「怎么……会是你?」

    *************

    第一次见面,她没来由地撞痛他下巴。

    第二次见面,她变本加厉,泼了他一身咖啡。

    周韦彤,这女人要他不记住也难,何况她还长了那样一张神似某人的脸,他简直愈看……

    愈有气!

    她凭什么长得像「她」?这世上不该有任何女人像「她」!

    「我是……来送图稿的。」她嗫嚅着解释。「然后有人请我帮忙煮咖啡,还有影印这些资料,说等下开会要用……我印好了,咖啡也重新煮过了,那现在没事了,我可以走了吗?」

    待他换上干净的衣衫后,她不安地对他道歉,急着离开。

    他不许她「畏罪潜逃」。「留下来!」

    「嗄?为什么?」她惊慌。

    「这是命令。」他不由分说,示意她暂且坐在会议室角落,便开始主持会议。

    他,严琛,联恩集团副总经理,负责新事业的开发及初期管理,也就是说,集团新并进来的公司全权由他整顿,直到步上轨道。

    三个月前联恩入主i-Fashion,他便率领一组人马,大刀阔斧地进行裁员,接着更主导杂志的全新改版与走向。

    这期即将发行的杂志,象征i-Fashion的重新出发,成败将影响公司未来的形象,至为关键。

    而严琛一向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眼里容不下一颗错误的细沙,联恩的员工奉送他「冷血阎罗」的外号,可不是赞美他手腕英明、决策果断,而是他这人工作态度挑剔又机车,待人处事翻脸无情。

    这场临时召开的紧急会议一开始,他不多说废话,直接切入主题。

    「所以封面的事,打算怎么处理?」

    众人面面相觑,总编硬着头皮回话。「因为摄影师已经出国,模特儿也有其它工作,今天是来不及重拍了……」眼见严琛神色骤冷,总编心跳一突,拚命咽口水。「如果副总不坚持一定要这套衣服的话,之前我们不是用别家的衣服拍过另一组照片吗?」他指向前方一面白板,上头贴了数张A4大小的照片。「我们选了几张替换的封面,副总请过目,有哪一张比较OK的?」

    严琛看都不看一眼。「我说过了,封面模特儿身上的衣服一定得是这件洋装,这是我们这期主打的设计师品牌。」

    「可是……已经没有时间了。」总编冷汗如雨下,又指向另一面白板上的照片。「那不然我们还是从原先这组挑?就算副总觉得这组拍得都不够完美,至少也有一张比较能用的?」

    严琛不吭声,起身,走到白板前,精锐的目光如雷达,扫射室内。

    气氛僵凝,一群资深编辑坐立不安。

    而他彷佛以属下的仓皇为乐,又恶意地让他们熬过了痛苦万分的好片刻,才冷漠地扬嗓。

    「这张,眼神太犀利,不够温柔。这张,嘴唇笑太开,没气质。这张脸颊太圆,这张耳朵没露出来。这张最糟,跟封面要用的字体色调搭不起来,整个苍白得像鬼!」他机关枪似地批评,一一扯下白板上的照片,俊唇撇开冷峻的弧度。「我说过,i-Fashion要做的是亚洲第一流的时尚杂志,你们却要读者接受这种二流封面?」

    也没……多二流啊,读者说不定根本分不出来好吗?

    众人偷偷在心底反驳,却没一个有胆量诉诸于口。

    最后,还是得总编带头领死。「咳咳,那不然就这张好吗?虽然眼神犀利了一点,但是微笑很性感,符合我们甜美的诉求。」

    严琛的回应是狠狠白他一眼。「被我否决过的垃圾,你还想回收吗?」

    说这张是垃圾?也太夸张了吧!好歹也是人家名摄影师认真拍出来的心血结晶耶!

    总编暗暗哀嚎。「严副总……」

    「请问……我可以说句话吗?」一直在角落旁观的周韦彤怯怯地举手。

    数道视线同时不以为然地射向她。「妳谁啊?」

    她差点失去发言的勇气,悄悄深呼吸。「我是……春风出版社的美编。」

    「春风出版社?」众人一副没听说过的表情。

    「呃,也是属于联恩集团旗下的出版社啦。」她轻声说明。「我们是专门出版心灵励志类的书籍。」

    「心灵励志?」某人冷嗤。

    周韦彤无视他不屑的表情,这种表情她看多了,说无所谓也挺无所谓的,她只想帮这些人解决麻烦——虽然这不关她的事。

    「我想,如果大家只是对封面模特儿的表情不满意,可以修啊。」她提出个人看法。「比如说用A的眼睛去接B的鼻子,再接C的嘴唇,这样不但有微笑的感觉,也可以兼顾眼神的女人味。」

    「什么意思?」众人不解。

    「我的意思是……」她起身,走向某个正在使用笔记型计算机的资深编辑,请她叫出照片的图档,利落地将几张照片剪贴组合。「像这样修图,接点不太自然的地方再用软件处理一下,光线的部分也要调和……你们看,这样有没有好一点?」

    「……」无言。

    她顿时有些窘,开始觉得自己是否太自以为是了?「没有吗?呃,我还可以试试看别的接法……」

    「我觉得不错。」一道森冷的嗓音落下。

    是严琛。

    众人回头看他,他却只看着周韦彤,深邃的眼潭隐隐波动着什么,星芒闪烁。「你们认为呢?」

    副总都说话了,他们还有什么可挑剔的?

    大伙儿赶忙赞同地点头。「好像真的可行耶!这位小姐,请妳再试看看,如果是用D这张的眼睛呢?」

    「喔,好,我试试看——」

    半个小时后,大功告成。

    一场封面危机有惊无险地化解,众编辑如蒙大赦,急急忙忙赶回工作岗位,将成果送交印刷厂。

    会议室内只剩严琛与周韦彤,他一径盯着她,用那种玩味深沈的眼神,将她彻彻底底地扫了一遍,间或微蹙英眉,似乎很受不了她的穿著打扮。

    是啊,比起这间杂志社人人都时髦得宛若走秀的模特儿,她确实挺……朴素的,正确地说,她穿得像欧巴桑,尤其是脚上那双脏污蒙尘的平底鞋。

    他一定觉得她很没品味吧?

    周韦彤赧然寻思,心韵难以控制地奔腾。

    「妳做得很好。」彷佛过了百年之久,他才好心地赏下一句赞美,倨傲的姿态宛如古代的帝王。

    她是否该谢主隆恩?

    周韦彤努力压下嘲讽,绽开礼貌的微笑。「这没什么,我很高兴能帮上忙。」

    他沈吟不语,锁定她的眸光明灭不定。

    她敏感地嗅到一股山雨欲来的不寻常,虽然他表面冷静如恒,但那幽暗的眸海深处,或许正藏着一座活火山。

    她逐渐感到慌乱,正当她不知所措时,他蓦地挥手,下逐客令。

    「妳可以走了。」

    嗄?就这样?周韦彤迷惘。他特地留她下来,不是要跟她算帐的吗?她还以为火山准备要爆发了呢。

    「那衬衫……我是说我会出送洗费。」

    「不用了!」

    他拒绝她表示歉意的提议,冷眉冷眼,一副就是要赶她速速离开,别在这边碍事的神态。

    周韦彤当然不会蠢到继续自讨没趣,闪电般地旋身走人。

    严琛目送她轻快如脱兔的背影,许久许久,他冷硬的表情乍然崩坏,拳头握起,愤然搥墙。

    一声声闷然回响,宣告着抑郁。

    她不是「她」,不是「她」!

    他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胸口的怒焰缓缓寂灭,顿成凉冷的虚无。

    他又恢复漠然的表情,取出手机拨号。

    「常熙,是我……春风出版社你知道吧?有个叫周韦彤的美编……我要她,把她调来我身边。」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666dus.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