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恶当家 > 楔子
    「楚杨,这事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这么做等于是将我们这楚家屯给卖了呀!」一个老者向坐在桌首的年轻人说道,满脸的担忧。

    「连年旱灾加上立冬以来的大雪,作物怎么种都种不活,就算不卖掉我们也肯定过不了今年冬天。」另一个中年人开口道,支持楚杨的决定。

    「卖了也只是一时得以温饱,那以后呢?以后我们怎么过活?啸天堡专是一些***不吐骨头的蛮霸恶鬼,过得了今年,以后我们每年都得替啸天堡做牛做马了。」老者又道,满脸的不赞同。

    啸天堡位于北方大城泉苍城的北方,是近几年新兴起的大堡,生意版图跨足牧场、茶业、布匹、油坊、药材、客栈经营……等等数种产业,家大业大,钱财多得可以拿银两来砸死人,要说是北方第一大堡也不为过,而且啸天堡以蛮横恶霸闻名整个大北方,在生意手段上更是出了名的***不吐骨头……要他们这样一个小小村屯跟那样一个大恶堡订下契约,无异是把初生的羔羊往虎口里头送。

    「做牛做马也好过今年冬天大家一起饿死在大雪里!」中年人又道。

    两人隔着桌子就开始吵了起来。

    「更何况楚杨只不过打算与啸天堡订下契约,要他们先给我们一批粮度过今年冬天,立春可以开始作物之后,我们就可以想办法把那批粮还给啸天堡,你别说得好像他真的要把楚家屯卖给啸天堡似的。」

    「他那么做跟卖了楚家屯有什么不同?你以为我们真有办法在一年之内偿还那批粮吗?真是痴人说梦!你们别忘了,去年楚老大就有办法硬是保住了楚家屯,没道理今年保不了!」

    老者看向楚杨,意思摆明就是要他跟楚老大楚天赐一样,也同样想办法保住楚家屯,不必与啸天堡订下那捞什子鬼契约。

    中年人继续替楚杨说话:「你也别忘了,楚老大最后就是因为积劳成疾才病死的,现在整个楚家屯是楚杨在当家做主,如果你还有什么意见,那干脆换你来当家做主!」

    论能力、论气魄,楚杨就跟他爹楚天赐一样能干,甚至青出于蓝,有过之而无不及,楚老大老来得子,楚杨是他最大的骄傲,虽然年纪轻了点,但楚老大病故之后,全村屯没有半个人反对由楚杨当家做主。

    老者闻言,不禁缩了缩身子,他当然知道现在是楚杨当家做主,如果他有办法担下这整个楚家屯的重担,那也不必要一个才十七岁的小伙子来担这楚家屯上下百余口人的担子了。

    但他就是怎样都不明白,怎么去年楚老大保得住楚家屯,今年楚杨却不行?

    看着楚杨那张始终沉静的面容,心里头怎么就是拗不过去,瘪了瘪嘴,忍不住还是开口说道:「楚杨,你倒是说说看,难道没有其它办法可以保住楚家屯吗?非得要跟啸天堡那批恶霸打交道不可?」

    在座十几双眼睛同时看向楚杨,等着他开口,他们***在这里就是为了听楚杨决意与啸天堡订下契约的理由。

    楚杨俊雅的面容坚毅而沉静,唇角是如水墨画般淡雅的笑意,整个人所散发出来的沉稳气度让人看不出他不过才仅仅十七岁年纪。

    他静静环顾在场所有人一眼,以清澄如泉的声音缓缓说道:「我不只跟啸天堡要了过冬的粮,我还要了一笔银两。」

    「什么?」众人无不讶异。

    刚刚那个老者率先发难,「你是嫌楚家屯所有手脚还不够去赔这一年份的粮是不?你要银两做什么?」

    「做生意。」楚杨坚定道。

    「做生意?」众人面面相觑,他们楚家屯世代以来皆以务农为业,什么时候他们有办法去跟人做什么生意了?

    「跟啸天堡要的粮先度过今年冬天,银两我要用来做生意,我一定会把楚家屯从啸天堡手中赎回来。」

    在这即将入冬的时节,看着楚杨那双宛如朗朗青空的眼瞳,在场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一副不敢置信,却又无法开口阻止的矛盾神色,因为他们都是一路看着楚杨长大的人,他们比谁都清楚,楚杨向来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

    「你哪来的能耐去跟人家做什么生意啊?」当然还是只有那个老者出声质疑。

    楚杨定定看着老者,眼眸犹如最坚毅无瑕的玉石,「我做得到。」

    老者在他的眼神下不禁气弱了,「问……问题是,要做生意可不是随随便便几银几两就做得了的,那么大一笔钱,你多久赎得回来?」

    「五年。」楚杨坚定道:「给我五年时间,我一定让楚家屯重新回到我们手中,并且永远不必再受干旱或寒冬之苦。」

    事实上,之后楚杨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就从啸天堡手中赎回了楚家屯,并且在生意上旺盛兴隆,果真从此让楚家屯不必再受贫困之苦。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却也从此陷入必须与啸天堡不断周旋的境地,或者该说,与「那个人」不断纠葛的局面……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666dus.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