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妖媚狐 > 第1章
    咻!

    一枝利箭破风而至,劲道猛烈,直直射入树林深处。

    这并不是一枝普通的猎箭,而是无极天师花了七七四十九天亲自制作的乌木箭,只要被这枝箭射中,任何妖孽都会现形。

    一名看似十七、八岁的少女,额冒冷汗,绝美的容颜变得苍白无血色,此刻她动弹不得,因为她的左肩被一枝黑色的箭给牢牢地钉在树干上。

    「痛死了——」她哀号着,觉得全身力量尽失,右手抓住箭身,使尽力气却怎么也拔不下来。

    她年纪尚轻,经验不足,很后悔没有遵照狐仙长老的命令,一时贪玩而偷偷下山,她一向很小心的,远离那些自命不凡的收妖人,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被发现的,无端中了人家的埋伏。

    区区一枝箭奈何不了她,偏偏这不是普通的箭,上头沾了收妖人的法力,才会让她被钉在树上动弹不得。

    「好疼啊……」她着急地低呼,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正在流失,绝美的脸蛋上冒着涔涔冷汗。

    一枝箭就能把她钉得动弹不得,表示这名收妖人法力高强,人未到,箭先至,她必须快点想办法脱逃,否则等收妖人来了,她肯定被打回原形,五百年辛苦的修练全白费啦,说不定还被扒了毛皮拿去卖呢!

    就在她死命地想把那根乌木箭从左肩拔出来时,听到了草丛窸窣的脚步声,让她更加惊恐。

    完了完了!收妖人来了!

    她瞪着那晃动的草丛,一路快速从远而近,禁不住倒怞了口气,心下哀叫——吾命休矣!

    一个灵活的身影从草丛钻了出来,站在她面前。

    当瞧见对方时,她原本惊恐的神情转成了呆愕,瞪着那个三尺不到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的,不是收妖人,而是一个年约八岁的小男孩。

    这男孩相貌俊秀,皮肤白皙,跟她一样,一双好看的眼也怔怔地盯住她。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互看了好一会儿,小男孩好奇地率先开口。

    「妳是狐狸?」

    「我是人。」她更正。

    小男孩指了指她的下面,提醒她。「可是妳有狐狸尾巴。」

    白如霜身形一僵,接着暗自哀号。惨了,连尾巴都露出来了,表示她正慢慢虚弱中,这可怎么办才好?

    但她同时也感到奇怪,这小男孩瞧见自己的尾巴,居然一点也不害怕?

    「知道我是狐狸变的,你不怕吗?」

    「不怕。」

    「喔?你胆子倒是挺大的。」

    小男孩又问:「妳是狐妖?」

    一句话惹得她大声抗议:「什么妖不妖的,嘴巴客气一点,我是金狐族,跟那些不入流的狐精才不一样,小鬼。」

    「喔?金狐族?」小男孩恍然大悟。「我听师父说过,金狐族的毛色雪白,在夜晚月光的照射下,会闪着金色的光芒。」

    白如霜抬高下巴,引以为傲地道:「没错,我们金狐族可是很优秀的,跟一般的狐精不一样。」

    小男孩继续问:「金狐族也是狐狸,狐妖也是狐狸,哪里不一样?」

    每当有人搞不懂他们这两族的差别,把金狐族归类为狐妖一族,白如霜听了就有气,反问小男孩:「好人也是人,坏人也是人,哪里不一样?」

    小男孩一双有神的眼儿亮了亮,恍然大悟地点头。

    「妳是说,妳是好狐,而狐妖是坏狐喽。」

    「你还不笨嘛,算了,不跟你啰嗦,我还得想办法把这枝箭拔出来。」

    白如霜的心思全在箭上,没注意到小男孩始终专注地盯着她,眼神燃着异彩。

    用尽了力气,这枝箭连动都不动,她却已汗流浃背,而且有些头昏脑胀了,看情形她是无力拔下它了,不由得把脑筋动到小男孩身上。

    他看上去有七、八岁了,力气应该不小,而且一般人类不管是遇到狐仙或是狐妖,都会吓得惊慌失色,这小男孩知道她是狐狸变的,却不害怕,可见聪明不到哪儿去,或许她可以利用这个小男孩……

    思及此,她两边的嘴角拉高,眼儿也瞇成了弯弯的上弦月,露出一个极为和蔼可亲的笑容。

    「小弟弟,你帮姊姊一个忙好不好?」

    瞧着那张绝美的容颜,突然对他露出微笑,小男孩眼底闪着鬼灵精怪,但表面上仍是一派天真。

    「什么忙?」

    「帮姊姊把这枝箭拔出来好不好?」

    「妳拔不出来吗?」

    如果拔得出来,还要找你吗?

    「这枝箭把姊姊钉得好痛喔,你如果帮姊姊把箭拔下来,姊姊就给你糖吃,好不好?」说着,另一只手变出一根糖葫芦,那糖葫芦又大又漂亮,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模样。

    小孩子最好骗了,一听到有糖吃,肯定会上当。

    望着那谄媚的笑容,小男孩却摇头。「不要。」

    白如霜脸上的笑容一僵,不要?

    「啊?你不要吃糖吗?那……我送你一颗漂亮的鞠。」说着,手上又变出一颗圆形的鞠,人类小男孩都喜欢蹴鞠的。

    小男孩不但不动心,依然摇头。「不要。」

    白如霜瞪大了眼,居然不要鞠?好,她再变。

    纸鸢、小鼓、毽子……小男孩喜欢的玩意儿,她全变出来,却怎么也诱惑不了他,这下子她可急了。

    「那你想要什么?你告诉我,只要我做得到,都可以给你。」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见他眼中露出欣喜,她也笑容可掬,心想对方不过是个小孩子,再怎么贪心,也绝对是她可以搞定的,因为这想法,所以让她忽略了小男孩眼中闪过的精芒。

    「那好,我要妳的狐尾令。」

    一句话,让白如霜闻之色变,惊呼道:「你说什么!」

    「听说修行百年的狐族,每一只都拥有狐尾令,倘若人类拥有了那支狐尾令,就能让那只狐狸听命于他,为他做事,而且不能违背。」

    白如霜心中的惊讶难以言喻,她瞪着小男孩,想不到竟然可以从他嘴里听到这段话。

    「你、你怎么知道?」

    她以为对方是小男孩,所以不当一回事,但是从他沈稳清楚的口吻中,她才蓦然发现,这小男孩一点也不笨,他竟然知道狐尾令的事?

    在见着他唇边扬起的顽皮微笑时,她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小鬼聪明得很!

    「如果妳答应把妳的狐尾令给我,我就帮妳把箭拔下来,如何?」

    「臭小鬼,想得美喔你——」

    「不要吗?」小男孩耸耸肩。「好吧,当我没说。」转身就要走人。

    见他居然要走了,她忙着急的叫住他。

    「慢着!」

    小男孩不疾不徐地回过身,居然像个小大人似的双手负在身后。

    「什么事?狐仙姊姊。」

    真可恶,还油嘴滑舌?!她真是小看他了。

    这小鬼有够精的,她今天真是栽了,被一个小鬼头给欺上了头,向她勒索狐尾令,难道她真的没其它办法了吗?

    「美丽的狐仙姊姊,妳考虑得怎么样?劝妳最好快点,妳的狐耳朵已经露出来了。」

    白如霜大惊,忙摸着自己的耳朵,果然变成狐狸耳了,这表示她越来越虚弱了,再这样下去,她就算不死,恐怕也差不多去了半条命。

    牙一咬,只好答应了。

    「好,你可以得到我的狐尾令,快救我下来。」

    「太好了。」小男孩伸出手。「为了预防妳反悔,先给我吧。」

    她汗颜地瞪着小鬼贼笑的脸蛋,心想这小鬼也太精了吧,比她还狡猾,让她连耍他的机会都没有,逼不得已,她只好妥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从她的狐狸尾巴中,拔下唯一一根金色的狐毛,递给小男孩。

    「喏,这是我的狐尾令,它属于你了。」

    小男孩伸手拿过那根金色的狐毛,在阳光下,它闪着金灿灿的光芒,极为美丽,他开心地收下了她的狐尾令,点点头。

    「好,我立刻救妳。」

    原本白如霜以为小男孩必须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帮她把这枝钉入树干里的乌木箭给拔出来,没想到却不是那么回事,他伸手握住箭尾,轻而易举地就把箭给拔出来了,最令她惊讶的是,他还只用单手。

    当箭尖怞离了她的左肩,白如霜感到那股原本锁住她的力量消失了,剩下的,只有被乌木箭刺穿的伤口。

    她摀着受伤的左肩,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被打回原形,这种小伤回去好好疗养一些时日就行了。

    这时候,小男孩不知道拿什么东西抹在她的伤口上,令她愣了下。

    「这是什么?」

    「药膏,治伤口的。」

    「我哪需要你们人类普通的药膏呀,我自己就可以治愈了。」她站起身,眼中有着狡猾的笑意。「谢啦小鬼,后会有期。」

    不等小鬼有机会开口,白如霜立即逃之夭夭,一下子就不见人影,消失在茂密的树林中。

    是的,她把自己的狐尾令给了小鬼,而且一旦给出去就不能收回,今生今世,她都必须听命于小鬼,除非他自愿奉还,她才能够拿回自己的狐尾令。

    但是小鬼料不到,她还有一招——她不能违抗他,却可以不见他。

    只要她今生今世都不再遇见这个小家伙,他根本没机会命令她做事,她也不会受制于他,所以他拿了她的狐尾令也是白搭,哇哈哈。

    别怪她狡猾,狡猾是狐狸的本性和特色。

    人类的一生,对于寿命可以长达千年的狐族来说只是短短的光陰,待小鬼百年后,她便来取回狐尾令,也就能得到自由啦。

    小男孩看着前方,对方溜得不见人影,他却一点也不懊恼,反倒唇角逸出一抹笑,喃喃自语说道——

    「那可不是普通的药膏,而是用普罗花制成的药膏,专门给狐族搽的,一旦搽上后……」

    「襄儿。」身后传来叫唤,是师父的声音。

    「师父,我在这里。」

    没多久,一抹身影凌空而降,此人身着白袍,腰间系着蓝带,脖子上戴着黑色圆珠串成的项链,头发花白,是位看上去已有七十来岁的老者。

    「找到箭了?」

    「是的,师父。」

    无极天师点点头。「好徒儿,才八岁的年纪,便有这等臂力,可以将乌木箭射得如此远,将来长大,必然青出于蓝,更胜于蓝,会是比为师更厉害的收妖人。」

    「谢谢师父。」

    「待为师百年后,你便能继承师业,将狐妖收尽。」

    「师父,徒弟有一事请教。」

    「你说。」

    「金狐族也要收吗?」

    「当然,都是狐妖。」

    「可是如果他们没做坏事呢?」

    「哼,不管是狐妖,还是金狐族,都是狐狸变的,全是妖孽。」

    「坏人和好人,不也都是人?」

    师父奇怪地看着他。「那又如何?」

    小男孩看着师父皱起的眉头,以及一脸坚决的神情,便不再说下去,而是弯起一抹笑。

    「没事,徒儿谨遵师父教诲。」

    *

    十五年后——

    钱家是扬州城里有名的富贵人家,钱家的大宅子极其奢华,奴仆众多。

    自从钱老爷两名夫人相继去世后,三个月前,钱老爷又娶了第三房。

    据说这新纳的夫人貌美如花、娇艳无比,钱老爷被她迷得团团转,对她百依百顺,什么事都依她,甚至不顾女儿的反对,把家中的大小事全交给她主持。

    为了讨她开心,钱老爷除了奉献金银财宝首饰给她,还请了画师来,为夫人画一幅像。

    牡丹阁里飘着花香,微风吹来,层层轻纱飘摇。

    一名俊美的男子坐在案前,他面如冠玉,温文儒雅,一身质地上好的布料,显现出他不凡的气度。

    他手执毛笔,在墨上蘸了蘸,桌案上铺的,是上好的绢纸,他在绢纸上勾勒线条,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不时瞧着眼前的艳丽女子。

    钱夫人横卧在绣榻上,一身的丝薄轻纱遮不住曼妙迷人的曲线,薄纱下的身段若隐若现,任凭他浏览,眉眼间的那股蚤劲,彷佛只是一个眼神,就要把男人的魂给勾出来似的。

    「画好了没呀?」酥软入骨的嗓音,像是蜜一般的甜。

    「尚未。」

    「怎么这么慢呀。」

    「夫人美若天仙,既是天仙,又岂是一时半刻可以完成的?」

    天仙二字,让年轻貌美的钱夫人轻笑出声。「想不到楚公子一表人才,说话却这么滑舌。」

    「在下句句肺腑之言。」

    钱家夫人听了心中欢喜,嘴上那抹笑更加娇媚了,一双溜溜的眼儿盯住楚钰襄那张俊美的面孔。

    「今儿个的天气,似乎有些热呢。」纤纤玉手轻轻一拨,薄纱裙下露出修长的云腿,令任何男人看了,肯定要心火沸腾。

    楚钰襄俊美的唇角勾起一抹迷人的笑,炯炯有神的眸子扫过钱夫人曼妙惹火的身躯,以及那带着引诱的粉红小舌,正慢慢地恬着唇瓣。

    「就快好了,请夫人忍耐点。」

    「公子可得把我画美一点哪,若能让我满意,我一定会好好酬谢公子的。」最后一句话说得十分暧昧,似乎另有涵义。

    楚钰襄闇黑的眼底,闪过一抹芒光,无人察觉的锐利隐藏在斯文俊美的笑脸后。

    勾勒了最后一笔后,他挽起袖子,将笔搁置在砚台上,站起身,恭敬地拱手揖礼。

    「画好了,夫人。」

    钱夫人面露喜悦,忙命令道:「小翠,扶我起来。」

    小翠是她的贴身丫鬟,容貌虽不如夫人的艳丽,却也不失妩媚,等待在一旁的她,灵步轻巧地走过来,伸手扶将起绣榻上的夫人。

    钱夫人迫不及待地想去看看,在楚钰襄的妙笔下,是否把自己画得一样美丽?

    她姿态婀娜,香气迷人,扭婰摆腰地来到画作前,当瞧见那幅画时,原本艳丽的容颜瞬间变色——

    那纸上画的并不是美人,而是一只丑陋的蟾蜍。

    钱夫人震惊的同时,察觉到身后传来一股强大的劲力,她忙转身以掌力接住楚钰襄打来的一掌,却不料掌风如剑,刺痛如针,她被这股掌力给打得飞出了牡丹阁外。

    「夫人!」小翠惊讶地追出去,忙将狼狈跌在地上的夫人扶起,两个女人恶狠狠地瞪着楚钰襄。

    「你是谁!」钱夫人心中大惊,原以为对方只是一介文弱书生,不料掌力却如此深厚,这人并不是普通的画师。

    那儒雅俊美的面孔依然挂着轻松迷人的笑容,眼底的眸光,却有着与斯文不相衬的骇人锐利,直盯得钱夫人心惊胆颤。

    「楚某是专程来收拾妳这只害人不浅的蟾蜍精。」

    钱夫人听了更加惊讶,原来这男人早知道她的底。

    「来人呀,救命啊!」

    丫鬟小翠忙大声高喊,但是却没有任何家丁或仆人愿意上前来,反倒是人人手上都拿着棍棒或网子,将她们团团包围。

    众人中,一名女子手持长剑走出来,愤怒地对钱夫人道:「少装了,妳再叫也没人会救妳,我们都知道妳是蟾蜍精变的,我娘还有二娘,全都是妳害死的!大家不会再被妳骗了!」

    钱夫人收起楚楚可怜的姿态,换成了陰狠的神情,瞪着钱家大小姐。

    「原来是妳找来的人。哼,可笑,以为我会怕一个收妖的道士吗?」

    「楚公子不是道士,但他收妖的法力,比任何一个道士都厉害。」

    钱夫人冷笑一声,根本不放在眼里。

    「我先收拾他,再来收拾妳!」

    楚钰襄不疾不徐地摇着手中的折扇,一一道出钱夫人的罪行。

    「妳杀死了前两位夫人,吃掉她们的内脏,诱惑钱老爷,成为他第三位夫人,不走正道修行,却入了魔道,天理不容,我饶妳不得。」

    「就凭你?」

    一旁的小翠也露出狰狞的神态。「姊姊,这人不自量力,不晓得我们的厉害。」

    「瞧他皮白肉细的,他的内脏一定很好吃。」

    「那还等什么?咱们立刻将他开膛剖腹,吃了他!」

    两位如花似玉的主仆,其实是潜藏在钱家大宅院的蟾蜍精姊妹,既然已经瞒不住,便露出真面目,决定连手出击,打算来个让对方措手不及的夹攻。

    可惜,她们太轻敌了,儒雅斯文不过是楚钰襄的外表罢了,如果以为他只是一般的收妖人,她们只有后悔莫及的分,因为他一旦出手,可是毫不留情,直攻妖邪的罩门。

    他身形快如闪电,轻易避开这对蟾蜍精的夹攻。

    钱夫人咧开了大嘴,向他吐出蟾蜍舌!

    蟾蜍精最厉害的武器,就是含有毒液的舌头,可以伸缩自如,将人卷捆其中,用毒液毒死对方,然后取其内脏饱餐一顿。

    楚钰襄手中的那把扇子一收,成了一把利刃,快手一横,一刀切落钱夫人的长舌,痛苦的尖叫声自钱夫人喉里发出,一旁的小翠见状,吓白了脸,心知不妙,转身要逃。

    他冷哼。「哪里逃!」随即射出利刃,夹带着强大劲力的利刃穿透了小翠的身子,令她惨叫一声,利刃的尾端连着一条跟线一般细的银丝绳,掌控在楚钰襄的手中。

    小翠就像是一只发狂的野兽,试图挣脱银丝绳,但是在她腹中的利刃像钩子似的钩住了她,让她无法逃脱。

    楚钰襄手中的银丝绳一收,将她给拖回来,银丝绳恍若有生命一般,在他的掌控下,将这两只蟾蜍精给紧紧捆绑在一起。

    直到此时此刻,钱夫人和小翠才终于知道恐惧的滋味,却已经太迟,她们害怕地看着楚钰襄,泪流满面地求饶。

    「饶了我们吧,公子!求求你,我们知道错了!」

    在最后一刻,她们还试图用可怜的姿态来求取对方的同情。

    楚钰襄俊美的面孔上,仅是一片冷凝,没有温度的眼神如冬天的寒霜。

    「我若饶妳们,那些冤死的人们如何瞑目?妳们去向佛祖忏悔吧。」

    没有犹豫、没有迟疑,他五指一伸,直直插入钱夫人的胸膛内——蟾蜍精生命力强,即使砍了头,也依然可以活命,唯独将她们的心脏取出,才能真正置她们于死地。

    瞧着她们因为七孔流血而狰狞的面孔,他的神情始终冷凝无波。

    倒在地上的两位妖艳美人,没多久便现出了原形,恢复成两只丑陋恶心的蟾蜍。

    目睹这一切的所有人,全都呆愕的站在原地,因为眼前太过震撼的景象而瞠目结舌,现场安静得彷佛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楚钰襄走向钱家小姐,不改儒雅斯文的气度,彷佛刚才他做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大小姐,可否帮个忙,请仆人将这两粒心脏洗干净?」

    钱大小姐是练过武的女中豪杰,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家,但是当她望着楚钰襄两只手上的心脏时,只是呆呆地瞪着。

    这血淋淋的心脏,还在跳动着。

    「大小姐?」

    钱大小姐给他的回答是两眼一翻、双腿一软,往后倒去,晕了。

    「小姐!小姐——来人呀,快去请大夫来!」

    钱大小姐晕了,楚钰襄只好改而转向另一头的管家。

    「魏管家,可否帮忙?」

    魏管家虽然也很想晕倒,但他毕竟是活了五十岁的男人,大小姐是女流之辈,晕了还不打紧,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不争气地晕倒?于是他强作镇定,伸手接过那血淋淋的两粒心脏,但他不解的是,楚公子为何要叫他把这恶心的心脏洗干净,而不是丢掉?

    「楚公子,您……要保留这心脏?」

    「是的。」

    「为什么?」

    儒雅俊美的面孔缓缓露出一丝迷人的微笑。

    「因为蟾蜍的心脏,用来泡酒最好喝。」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666dus.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