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长媳有命一胎两孕 > 第10章:家庭会议!
    他说要抱着她走,他还真不舍得放她下来。

    辰娴尹躲在他怀里,偷偷瞄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楼道里太过安静的缘故,感觉她能听见他的心跳声,噗通噗通,十分沉稳。

    哐

    突然传来一声巨响,辰娴尹吓了一跳,噗地一下,把他抱了个满怀,肩头打着哆嗦。

    “什么声音?”辰娴尹惊呼问。

    “上面楼层的关门声。”

    这小东西一惊一乍的,明显刚才被吓得不轻,导致现在有心理阴影。估计今天晚上,一定会做噩梦吧?

    怎么办?

    廉爵把她往角落一塞,圈禁在墙角内。

    辰娴尹惊恐问,“你、你干嘛?”

    “治治你的后遗症!”他的错,他来弥补!今天晚上绝对不能让她做噩梦!他要想办法,把今晚的噩梦,变成春梦!

    说完,他轻轻执起她的小手,塞进自己的裤兜内。

    辰娴尹正在琢磨他裤兜里有什么东西要送她来着,可下一秒,她眼珠子一凸,嘴巴大张,“你!你!你!”

    “嘘别说话!”

    “快放开我的手,你、你走开!”

    “别乱动,小心被监控拍到。”

    辰娴尹抬头,看看头顶的监控。这个位置是死角,只要别乱动,不会被监拍。

    “你快松开行不行?我我我……”

    “基于上次对你的承诺,我不能对你使用暴力。所以你自己选吧,你想要我破了自己的誓言,还是让你来侵犯我?”

    辰娴尹眼珠子古流一转,“我不想侵犯你。请你立马松开我的小手,可以吗?”

    “不行!我需要被你侵犯!”

    “……”说不通啊!

    辰娴尹闭上眸子,小脸憋得通红,“为什么要欺负我?”

    “这不叫欺负,这叫互相安慰!你在生理上安慰着我,而我在精神上安慰你,这样不是挺好的么?”

    好?好个屁!

    滋滋滋

    手机震动着。

    辰娴尹拿起手机,瞄了一眼。“我妈电话,你让我接个电话吧!”

    “嗯,接吧!”

    电话一接通,电话里传来沈佳妮急切的声音,“怎么回事?这么晚了还没到家?”

    “呃,妈,我已经在楼下了,我马上上来。”

    “鑫耀呢?我打他电话他不接,他和你在一起不?”

    “没有,他今天有事,没和我一起……”

    “这臭小子,不回家吃饭起码也得发个短信给我啊!怎么越大越没教养了啊?小尹,你快上来吧,饭菜都冷掉了。”

    “哦,好!”一抬眸,辰娴尹气鼓鼓的问,“你好放开我了不?我要回家。”

    “我想再多陪你一会儿。”

    “我不需要你陪。”

    “那你再多陪我一会儿。”

    “我要回家!”

    “那就给个离别吻。”

    “又来?”辰娴尹瞪他一眼,“我拒绝。”

    “行,那咱们就这么耗着吧!”

    就这姿势?不行不行不行!她的小心肝哪里受得了?

    “你行行好,行不?我妈很凶,我、我有门禁的!”

    “嗯,我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所以他愿意陪她耗!因为她耗不起。

    辰娴尹急的团团转,想到老妈那副凶样,一咬牙,扯住他领口往自己唇边送来,男人火热急切的回应着,即将离别前的分分秒秒,他都格外珍惜。

    这天晚上,某男成功的让把她噩梦变成了春梦。

    辰鑫耀耸拉着脑门,站在老爸面前,盯着老爸那优雅的坐姿,保持沉默。

    辰穆阳捏碎烟蒂,吐气问,“第一次出任务就闹了条人命出来?你有没有觉得很丢人?”

    “嗯,是很丢人。”

    “现在是啥心情?”

    “想杀人。”

    “很好,当年我第一次任务失败的时候,也是这种心情。不过你的情况比我轻多了!呵……这次是啥情况?来,给我总结一下任务失败的原因?”

    “我叫他上车,他不听,非要站在车旁发呆。”

    “那胖猪在干嘛?”

    “借着想探寻教育制度为借口,想调戏两名女高中生,准备把她们哄上车,约在车内啪啪啪!”

    辰穆阳抖着二郎腿,“你觉得这借口,能写进报告里么?”

    “不能。”

    “不能你还拿出来说?”

    辰鑫耀瘪嘴一句,“因为那名被调戏的女高中,是你闺女。”

    一听,辰穆阳突然沉默了。

    沉默三秒后,他嘴一列,“死得好!任务很成功,有奖赏!三千万字的报告,给你赦免了!回头再给你一笔丰厚的奖金!”

    “……”辰鑫耀挑眉问,“那奈本死了,三角那边会不会有动荡?”

    “这就不关我们的事了。r只针对救援工作,保安这类活,以后能免就免,吃力不讨好!奈本一死,三角那边要争上位,油价暴涨还是其次。一旦涉及到贫民们人生安全,我们正好有机会出手一次性全收拾干净!顺便把那老k的财产全掳回来!呵呵,好久没有这么肥的肉了。虽然听上去不怎么光彩。”

    叩叩叩。

    门口,某中年男子低沉一句,“还好没让你当老大,不然这儿要变黑窝了!不过这主意听着感觉挺不错的,咱们把三角吃下来吧!小太阳,你出去一下,我和你父亲有话聊。”

    “……能别私自给我取名么?难听死了。”

    房门砸上的一瞬间,杜伊宁把资料往桌上一丢,说了句,“你儿子说他账户上被人打了两千万。”

    “嗯?”

    “调查对方开户,资料全是假的。”

    “哦?他没跟我提。”

    “正好趁这次机会,把他弄监狱里去吧!”

    一听,辰穆阳脸都黑了,“卧底?”

    “嗯!我算来算去,还是让他出马,我最放心。怎样?舍不舍得?”

    辰穆阳一揉眉心,“这不是舍不舍得的问题。关键是,你这么一搞,事情不就穿帮了吗?你叫我怎么跟我老婆交代?”

    “呵,你总不能瞒着一辈子吧?”

    “我是打算瞒她一辈子的。”

    “那是不可能的事!面对现实吧!早死早超生哈!”

    “我拒绝!”

    杜伊宁咧嘴一笑,“很抱歉,我是老大!这是命令。”

    辰穆阳嘴巴一开,还来不及说话。

    杜伊宁急忙补充了一句,“就在刚才,我已经经过你儿子同意了。他愿意执行这次任务!”

    “……”

    这就是传说中的马后炮?开得也太响了吧?

    晚上回到老家,辰穆阳左思右想了老半天后,最后,在饭桌上,他吱声说,“妈。”

    “嗯?”岳琳眯着老花眼,笑眯眯的应,“咋啦?儿子。”

    “你是不是要把老二送去国外?”

    “嗯,对啊!”

    提起这事儿,辰寒炘绷着一张脸,老不开心似得。

    “小爸,本来出国我没啥意见,可为什么奶奶非要我出去后,五年内都不许回国?这是什么规矩?”辰寒炘冷着脸问。

    辰穆阳耸耸肩,“我哪知道?你问你奶奶啊!”

    岳琳瘪嘴一句,“唉,你们别多问,反正你们俩兄弟必须出去一个!”

    辰穆阳应声问,“既然老二不愿意,那就让老三出去吧!”

    “诶?”全家人惊呆了。

    辰穆阳自顾自说道,“我决定要把老三送去国外。”

    “你送老三出去干嘛啊?他还小呢,才刚满十八岁,不成熟!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外面,多孤单多可怜啊!”岳琳心疼的说。

    辰鑫耀摇头应,“奶奶,我也不小了。我愿意代替二哥出去!”

    辰寒炘当下笑了,“那敢情好,就让三弟去吧,五年内不回来,也ok?”

    “ok,没问题!”

    岳琳急得头发又白了两根,“不对不对不对!老三出去,没用!”

    “我觉得一样啊!事情就这么定了,我明天就给他办转学手续,基于你奶奶的要求,老三,记得出去后别和家里人联系,视频什么的也别通,别让你奶奶看了心烦。”

    “是。”辰鑫耀也回的利落。

    岳琳呆了老半天,什么叫基于奶奶的要求,出去后就不许和家里人联系?感觉像是把罪都往她老人家身上推一样。

    辰寒炘见奶奶还想开口,他急忙替了辰木青一脚,“父亲大人,您觉得呢?出国的机会,还是留给三弟吧!感觉他对海外知识十分渴求似得。”

    辰木青眨眼三下,觉得谁出国都无所谓,他点了点头,“没问题,就这么办吧!反正到时候,我们辰家的家业,只能由老三继承,趁现在让他出去多学习学习,没问题。”

    辰鑫耀一听,惊讶抬眸,“大伯,你说啥呢?家里不是还有大哥二哥么?为什么家业得由我继承?”

    “你大哥二哥有自己的事业线,他们忙自己的事业都还来不及,根本不愿意接家业。现在就你一个闲人,你不接,难道你想游手好闲当一辈子的花花公子。”

    “不是!我有我自己的啊”

    桌子底下,某人狠狠踹了他一脚。余光投过来一道吃人的视线,感觉他要是敢再多说一个字,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似得!

    辰鑫耀眨眼三下,瘪瘪地应,“大伯,我现在年纪还小,你就放任我再多玩几年吧?”

    对于这个请求,辰木青点点头,“没问题,反正我现在还没到人老眼花的地步,正好你奶奶说要你在国外呆五年,那我就等你五年吧。五年后你回来,我就可以退休了。”

    “……”怎么总觉得,监狱是他的天堂,办公大楼才是地狱似得?这压力不是一般的大啊!

    一直沉默吃饭的沈佳妮,轻轻抬头问,“辰穆阳,你什么时候退役呢?”

    辰穆阳僵了一下,“我现在已经转幕后了,退不退役无所谓了吧?”

    “谁说无所谓的?虽然现在你身体不再受折磨,可是你的心灵一直在被受折磨啊。”

    “有么?”

    “每次你参加完葬礼回来那副凝重感,你以为我感受不到?”

    “……”

    沈佳妮放下筷子,宁静地说,“我们都老了,我现在很想早点结束自己的事业,早点退休和你一起环游世界呢!”

    “呃……”这主意,好像不错的样子。

    辰穆阳思考了三秒后,他把筷子一放,深情的抓着她小手背说,“你什么时候把工作丢了,我就什么时候申请退役。”

    沈佳妮眼睛一亮,“真的?”

    “嗯!真的!”

    “那好,就到今年年底!”

    “没问题!”

    “老公啊!”沈佳妮乐滋滋的笑着。

    辰穆阳歪腻应,“嗯,老婆!”

    一桌子人,全恶狠狠地瞪着他俩。

    又虐狗!天天虐狗!年纪一大把了,恶不恶心?

    沈佳妮眼睛闪亮亮的问,“老公,要不,咱们再生个baby呗?”

    一听,一桌子人,除了岳琳之外,其他人都黑线满脸。尤其是辰穆阳,那表情,可以说是完全掉进了冷水缸里。

    辰穆阳抽着嘴皮子问,“你觉得你还能生?”

    “有什么不能的?我还年轻着呢!”

    “……”

    “老婆,高龄产妇,真的很危险的。你别跟我开玩笑了好不好?生孩子的事,还是留给下一辈吧!”说完,辰穆阳一转头,对着老大老二说道,“你们俩,今年的任务就是让女人怀孕,随便挑谁!”

    “我同意!”岳琳乐呵呵的举起手来。

    辰鸿一把把她压下,“少胡闹,都坐轮椅的人了,还在这边瞎参合!”

    “临死前总要让我见一见曾孙的嘛!难道你不想么?”

    “呃……”

    沈佳妮瘪嘴说,“虽然继承香火很重要,但是也不能太随便。孩子一定要在健康的家庭下成长才有意义。”

    辰木青杨景玟异口同声,“我同意。”

    辰木青轻声说了句,“虽然很迫切的想升级当爷爷,但我的要求很明确。你们将来要带进家门的女人,人品要好,心地要善良,这是一个人最基本的正能量。其他的,一概不予追究。什么门第,性格,都不是限定。听懂了么?”

    “是,父亲大人。”

    听见俩兄弟的异口同声,岳琳心头又慌了一下。

    吃完晚饭,岳琳偷偷躲去阳台打了个电话问,“大师啊,我把老三送去国外念书,老大和老二的姻缘线,能破解么?”

    大师一听,笑岔了气,“你家老大老二的姻缘线,关老三什么事?送他去国外,有用么?”

    “……那现在怎么办?刚刚开完家庭会议,他们一致通过说要把老二留下,送老三出去!”

    “对不起夫人,这我就帮不了你了!”

    “就真没其他法子了?”

    “有啊,除非那女人死了。”

    “……”

    “对了,夫人,刚才我又看了一下,看见你们家老大老二的红线已经动了。”

    “嗯?啥意思?您是说,那女人已经出现了?”

    “对的。红线一动,就算你把老二送去国外,这段劫也已经无法破解了。夫人您还是提前做个心理准备吧!”

    完了。感觉这次事情有点大条嘛!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666dus.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